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百日喻王-15】留行太太与萨尔太太五彩斑斓的世界

画手喻x写手王

(《留行太太您缺个叫喻文州的腿部挂件吗》后续篇,本体戳头看)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为自己的爱好而努力写手、画手们。

哪怕是小透明,亦或是太太。

请加油!

————————————————

  王杰希,微草战队队长,王不留行操作者。在众人眼中,是绝对严肃认真的形象。一丝不苟,严肃认真,对于荣耀的热爱也深。简直就是联盟好队长的模范。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好队长,私下里竟然,是一位同人文写手。

  而且写的,还是荣耀里的这些职业选手。

  在某一次参本偶遇中,萌喻王且暗恋喻文州的王杰希,发现萌喻王的画手萨尔太太,竟然就是喻文州!此后,两个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

  清晨,属于冬天的一丝阳光透过窗帘打在屋子里,给暖洋洋的暖气房带进了一丝清新。王杰希在床上左翻一圈右翻一圈,抱着被子缩了缩,才朦朦胧胧的眯着眼睛坐了起来。翻身下床,拉开窗帘,窗户上贴上了一层的冰花,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象,不过却依旧有阳光照射进来。王杰希按照以往的习惯,洗脸刷牙,换衣服,再叫醒各个队员,然后再去食堂吃饭,最后全体到达训练室开始一如既往的训练。

  “有点冷呢…不过还好有暖气跟空调,我都不想出门了。”袁柏清在去往训练室的走廊是缩着脖子,恨不得飞奔进有空调的训练室,虽然王杰希不允许走廊上奔跑。

  “南方据说没暖气,就靠空调。”刘小别把脸的一半都藏在围巾里。

  “希望训练室的空调冬天不会坏掉…”高英杰小声的说,似乎有想起来今年酷热的夏天,空调坏掉的训练室,简直就是地狱的训练室。后来还是王杰希亲自上阵,踩着椅子修了空调。

  “好冷…”柳非抱着一个暖宝贴在肚子上,似乎是疼的,眉头拧在一起,整个人弯着个腰,很难受的模样。

  然而走在最前面的王杰希,却似乎不害怕这些一般,腰板挺得倍直,精神抖擞的,简直不像在过冬天。

  今天微草的训练,在空调房里,也是一如既往的顺利呢。

 

  晚上,吃完饭后,就是大家的自由活动时间。王杰希是打算这段时间回寝室去码码字更篇文什么的。却恰在这时,收到了喻文州打来的电话。

  “喂,文州。”

  “杰希,这个时间,你应该吃完饭了吧。”

  “嗯的确,你算的很准。”

  “最近你有上lof吗。”

  “没,最近战队事挺多,我现在刚闲下来。”

  “是吗,那你赶紧打开lof看一眼吧。”

  “嗯?怎么了。”

  “喻王tag下,有很糟糕的调色盘哦。”

 

  王杰希挂了跟喻文州通话的电话,回味起刚刚喻文州说过的话。调色盘?王杰希想了想那个词语,过了一会才想起来,那调色盘的含义。

  调色盘,意味着抄袭。

  王杰希连忙回了卧室,打开电脑,打开了lof的网页,搜索了喻王的tag。tag本应该是以大多数文字为主,混着一些同人图,然而此刻,却被好几个五颜六色的图片而占据,那并非同人图,而是所谓【抄袭】的证据。

  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要说这个,但是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去点开了一个帖子。

 

  留行《好久不见》抄袭xx太太《XXXX》有关证据

 

  王杰希在一瞬间愣了一下,这篇《好久不见》是在喻王本完售后,也就是他跟喻文州交往之后写下的喻王文。也是lof上摆着的唯一一篇bl,当时他的粉丝都炸开了,热度左传右传愣是比以往高出了一半。然而另一个太太的文,也就是“被抄袭”的文章,王杰希并没有看过。

  王杰希先是一边疑惑的,一边点开了lof的图片,那调色盘。

  很像?我的文写的跟他很像吗?有哪里抄袭吗?这些所谓的抄袭的地方,难道不是只有一点词语的重复吗?偶尔会有语意重复,那般偶然,只是因为两篇文的背景感情过于相似,为何回被圈圈点点咒骂一番?

  王杰希不解,他点开了那位太太的文的链接,并非喻王,而是另外一对职业选手。文章的情感什么的跟王杰希这篇有一点相像,但是抄袭?这也是抄袭?

  王杰希放下鼠标,一手托着头,想着莫非是身为男人的自己跟这些妹子的脑回路不一样?所以才被喷说抄袭?

  王杰希往椅子背上一靠,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可乐喝了一口,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般沉默了一会。才再次拿起鼠标,再点开下一个帖子。并非只有抄袭,还有人指控他的文严重【ooc】。ooc,角色性格崩坏。王杰希看着一个又一个人的帖子,面色平静,心底却涌着波澜。

 

  王杰希在荣耀的路上堪称一帆风顺,除了他的魔术师打法被舍弃、微草把他当作支柱而影响了其他发展以外,王杰希觉得自己并没有受到其他的影响。

  然而同人文这件事不一样,跟他接触的荣耀不一样。所以此刻,饶是在场上驰骋的魔术师,心底也是难受了一分。

  留行这个名字,并没有染上与王杰希这个名字相关的记号,他仅仅代表了王杰希这个人,而非这个名字,更不是赛场上的王不留行。王杰希把自己的感情,把自己的感受,融入到他的同人文之中,享受着,这些文字带给他的,另一种愉快。魔术师的笔,魔术师的思维。王杰希描绘出来的,是他的内心世界。

  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种哈姆雷特。或许王杰希心中的哈姆雷特的形象,并不能为人接受。

 

  王杰希关上了lof,胳膊搭在眼睛上,遮住白炽灯的灯光,面前是一片的黑暗。疲惫,抑或说不知所措。王杰希不知道该这么面对这件事,虽然说同人文对比荣耀来说,是一件极其渺小而又不起眼的事情,但这,对于王杰希来说,是他的爱好,是他某种意义上的寄托。早已成了生活中不可失去的一部分,就像喻文州那样,不可缺失,深深地刻画在王杰希的生命之中。

  正当王杰希为这事苦恼之时,电脑旁的手机再一次想起。特别的手机铃声,又是喻文州。王杰希伸手拿起手机,按下拨通键。

  “喂?”

  “我猜猜,杰希此刻,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王杰希沉默,喻文州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够读懂王杰希的想法。无论是魔术师打法,亦或生活中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喻文州,简直变成了王杰希生活的一部分,还是不可或缺那种。

  “文州有什么看法?”沉默些许,王杰希开口问道。

  “唔,怎么说呢,在你不知道萨尔就是我之前,我也被指认过抄袭。画手抄袭,虽然有点可笑,我的画跟另一位太太的画,只是动作有些相似罢了,却被强行贴上了【抄袭】的标签。”

  王杰希安静的听喻文州说着,并有些惊讶,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并且这件事情听起来那么荒唐。

  “杰希,只能说,这个圈子跟我们职业选手的圈子不同。粉的数量跟黑的数量是成正比的,这样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那你,是怎么做的?”

  王杰希听着电话那边的喻文州发出轻轻的笑声,王杰希有点发愣,等着喻文州把话说完。王杰希的心里此刻也闪过很多种可能,比如说,喻文州跟黑子互喷?比如说,喻文州发帖澄清?比如说…

  “杰希,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嗯…?”王杰希有点惊讶的于喻文州的回答,并且不解。

  “世界上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杰希。比如说,你朝窗户往下看。”

  王杰希听到喻文州这么说,连忙起身来,走到窗户旁边。嗬,好家伙,喻文州正站在楼下冲他招手呢。

  蓝雨的队长进了微草的大楼,这事被粉丝知道还不知道得惹出啥乱子呢,王杰希领着喻文州进了卧室时想。

  “蓝雨没事?你就来b市了?”

  “没事啊,比赛都暂时告一段落了,我就来了。”喻文州微笑着,趁着没人的走廊去牵王杰希的手。王杰希愣了愣没能拒绝,也就任了喻文州那么牵着。

  “来干嘛,你挺闲?”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被喻文州牵着的手,用另一只手掏出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

  “来干你…呵呵开玩笑的杰希别瞪我。来看看你,不行?”

  王杰希瞥了喻文州一眼没理他,喻文州特别自然的进了王杰希的卧室,脱下围巾跟大衣,上面甚至还沾染了一点雪花,大概是方才飘的小雪沾染上的。王杰希似乎是去厨房泡了壶热茶,茶香飘来,带着点暖意。王杰希给喻文州倒了一杯递过去,喻文州笑了笑毫不客气的喝下,暖了身子。

  “北方的冬天也很冷啊,不过只是物理攻击罢了。”

  “这个话题请打住,我不想跟你展开南北战争。”

 

  喻文州暖了身子就坐在床上,捧着茶杯一口一口的品着茶,然后看着王杰希的一举一动。王杰希坐在电脑前,电脑旁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仙人掌,那是喻文州买给他的,据说很像王杰希,浑身是刺还不让人靠近,虽然最后漂亮的花还是被喻文州摘了去。

  “那么,杰希想好怎么做了吗?”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挺直的背影问到。

  “你那么一说,我似乎是理解了。”

  “哦?”

  “既然说我的文【抄袭】,说我的文【ooc】我就只好用我的文来回敬他们了。”

  王杰希背对着喻文州,但是喻文州并不难的想象到,此刻的王杰希,一定是带着得意的微笑。就像两人还没有出道那阵,那个带着傲气的魔术师一般。王杰希在荣耀中已经是成熟稳重的魔术师,然而他在同人界 还只是一名带着傲气的“小魔术师”。

  喻文州听着王杰希击打键盘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不同于打荣耀的时候那般,似乎带有另一种神奇的魔力,独属于魔术师的魔力。喻文州有点好奇王杰希究竟想这么做,想探头看去最后却没那么做。

  王杰希做的事,他一向安心。

  然而现在的王杰希,也仅仅是在叙述一个故事,一个全新的故事。你说我的语句抄袭,很好,我用同样的方法写出另一种感觉给你看。你说我的人物ooc,很好,我把这个人物的感情表达的淋漓尽致让你真切的体会到人物真实的内心。留行就是留行,没有其他人的干扰,没有灭绝星辰的陪伴,紧紧握着一根笔抑或一个键盘,驰骋在这条新的大路上。无人阻碍。

  王杰希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喻文州也就这么看了他两个小时。期间,喻文州自主给王杰希倒过三次茶水,自主投喂王杰希三次,自主给王杰希按摩按摩三次,自主顺便摸摸小手搂搂小腰吃点嫩豆腐三次。王杰希闹也闹了,也默认了,转过身来,又是认真打字的模样。

  喻文州微笑着,探头看了眼王杰希正在写的文章,想了想,回到床上拿了笔记本跟数位板,唰唰唰居然也是画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随着最后一声敲击回车键的声音响起,王杰希打完了一篇文章。之后迅速的打开lof发了上去。与此同时,喻文州打开lof把画好的画发了上去。

  王杰希似乎是顺手刷新了一下主页,就看到喻文州画的画高高挂着——画的恰好是王杰希文中的场面。还配了几句话。

 

  留行太太的腿部挂件is watching you。留行太太全程开着word打了两个小时的键盘,我全程围观,此间不曾变换画面,一切都是留行太太脑中的画面。——by坐在留行旁边的萨尔。

 

  “你几个意思…?”王杰希挑挑眉,看着笑的一脸灿烂唯恐天下不乱的喻文州,颇为无奈的问到。

  “就那个意思。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就这么睡吧。”

  “行吧…明天再看评论。”

  王杰希伸手关了电脑,跟喻文州脱了衣服,就钻进暖和的被窝了。喻文州满足的伸手搂住王杰希往自己怀里塞,王杰希百般拒绝最终却还是躺在了喻文州怀里。

  “晚安好梦,杰希。”“晚安好梦,文州。”

  王杰希的头抵着喻文州的胸口,似乎还能听到人的微笑。王杰希的梦中,他抱着一个键盘,喻文州抱着一个数位板,两个人肩并肩的站在漂亮的、五彩斑斓的世界里。这个世界,由他们描绘,由他们享受。

 

  这是他们的世界。

 

——————————————————

  此后,刷新lof的各位,看到留行跟萨尔几乎同一时刻发出的帖子。除了打心底的佩服之外,被莫名的秀了一脸。

——————————————————

★★★★★END★★★★★

评论(2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