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最近经常有人问我关于《萨尔太太!留行太太!》个人志的gn们。
这里统一回答一下,还有余本,而且也不少。
不过因为代理仓库问题还没有上架,等上架了会在lof上说的~♡

来自爬墙一万年猛然惊醒自己还没卖出去本子的叶以臣。

占个标签谢谢。

【昊王七夕活动】21h 我的刁蛮娇妻(R)

七夕请大家吃肉。
依旧文不对题,看标题知内容系列。
前文指路自戳头。
可以说是咸鱼翻身了,跳墙八百年试着写个肉回来。

处男唐昊(x)和其实也没多么有经验的王杰希。
——————————————————————

外链戳这里wwwwwww

【花羊走子博☞叶子在华山的深处】
【花羊走子博☞叶子在华山的深处】
【花羊走子博☞叶子在华山的深处】

对不起我刚刚发错了lof!!!!!!!
我把写的剑三花羊发在了写全职的主博里!!!!!
对不起对不起
全职的小伙伴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我就不删了,直接转载到子博了。
嘤嘤嘤基三的小伙伴去子博看花羊!

【花羊】疯子大夫(2)

疯子花哥沈林x瞎子道长叶泫然
两段回忆杀……实在不会写了,因为本来只想发糖的。

    血,满眼都是血。
    明明知道这是梦魇,却真实的怎么也醒不过来。
    叶泫然梦到自己回到了一年前。出事前他们在做什么来着?哦对了……他们吵了一架。
    沈林没疯的时候,是典型的外冷内热的性格。面对谁都是冷冰冰的面孔,和他人嘴中温柔的花谷先生一点也不一样。但是本质温柔的很,特别是对待叶泫然的时候。
    但是这番争吵,却不太一样了。
    “我好心好意待你,把诚心都交托与你,你却就这般对待我?”
    “沈林!够了!”
    “你若不跟我说个清楚,我便不停!”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沈林,你我皆是男子,即便是我对你有情,也会影响周围的人的看法,影响你的……”
    “我何时在意过那些?”
    “你是浩气的指挥!怎么能不在意!”
    “叶泫然,是你自己太胆小。”
    “对,没错,是我,是我胆小……我……”
    叶泫然话还未说完,就被赶来的浩气盟的人打断。方才的情绪还未收拾妥当,只得泪眼接客。那人一看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道,“叶道长,统战那边已经催你出发了,请尽快。”
    “好的,贫道这就随你去。”叶泫然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咬咬牙转身就随那人离开,也顾不上沈林的表情。而沈林来找叶泫然的本意,也没能说出口。
    统战此番决定有诈,务必处处小心。
    再然后,叶泫然就梦到了他倒在血泊中,身上插着断掉的箭矢,身下血流成河。不知是什么毒药侵入他的身体,渐渐的,他的神经被一点点侵蚀麻痹,眼前渐渐模糊,只剩下一片红色。
    为什么会被包围,为什么会被知道自己的行动路线,为什么会……还没能跟沈林见上一面。
    他能微弱的听见马蹄声和那人的呼喊,那近乎崩溃的咆哮。但是他看不到,也亏得他看不到,沈林的那个样子一定狼狈极了,他想。
    “泫然……泫然……你醒醒,你看我,别睡,别死……”
    虽知这是梦魇,但还是被其影响,一股恐惧和悲伤涌上心头。他试图抬手去抓住沈林,却似乎被什么压着喘不过气来,更别说抬起手了。
    “沈……沈林……”
   
    “我在。”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让叶泫然顿时清醒,他猛然摆脱掉那梦魇,睁开眼来。他虽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感受到身边人的存在——就像他濒死前,沈林跪在他身边呼唤他的模样。
    叶泫然抬手触碰着人,起先是摸到人的头,然后顺着那乌黑的发一点点摸到人的脸颊,人的眉目,嘴唇。摸了一遍之后他才放心下来,是沈林没错了。
    “你醒了?”见状,沈林连忙把人抱在怀了,又手忙脚乱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一般“没事没事,我在,别怕。”
    叶泫然紧扯着人的衣服,叹了口气。虽然沈林神志不清,甚至最初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却记得他,却记得自己爱着他。这个时候,叶泫然甚至要怀疑沈林恢复了神智。哪怕他胡乱的动作暴露了一切。
    叶泫然深吸一口气,再呼出,这才算放松下来摆脱了梦魇。更何况被这般抱着,让他极有安全感,也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现在几时。”
    “不知……天还未亮。”
    “继续睡吧。”
    “嗯嗯。”
    说罢,沈林便抱着叶泫然躺会床上,这次他把人抱得紧紧的,生怕叶泫然再做噩梦一般。
    叶泫然觉得好笑,便回抱了回去,拍了拍沈林的后背。他要坚强,他必须先摆脱掉那梦魇,他要做沈林的护盾。沈林神志不清,疯疯癫癫,他若承受不住,谁来照顾沈林。
    这也是,他欠沈林的。
    血泊中的他,到底也没能说出口,他是真的心悦沈林的。
    到最后,他也是胆小懦弱的逃避一切。
    而这一次,绝不会了。
    叶泫然再度闭上眼,这一次,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叶泫然是被饭菜的香气吵醒的。当他睁开那双没了光的眸子,沈林便第一时间跑到他的身边。拿起一旁叠好的道袍,二话不说帮叶泫然换起了衣服。沈林动作温柔细致,那繁杂的道袍让他穿的服服帖帖。最后拿起木梳来给叶泫然细细的梳着头,挽在头上,戴上道冠。
    “谢谢。”叶泫然笑着道。
    帮人穿好了衣服,沈林端着饭碗坐到叶泫然旁边,灵活地用着筷子把饭菜一口口递到叶泫然嘴中,耐心而又安静,仿佛不像一个疯子一般。即使叶泫然拒绝,沈林也这样做了一年。
    “沈林。”叶泫然吃过饭,沈林端着碗要去刷,却被他叫住。叶泫然伸手摸着沈林的衣服,皱着眉头感受。
    果然,帮他穿衣服的时候,倒是穿的立立正正,给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却乱的不像样子。前襟乱得散开露出一片皮肤也浑然不知,腰带歪歪扭扭堪堪挂在腰上马上要掉下来。叶泫然无奈的帮沈林理好了衣袍,梳顺了头发,才让他继续做事去。
    被沈林照顾得吃饱喝足后,两人忙碌却平庸的生活才真正开始。
    沈林今天状态不错,精神奕奕的,若不仔细打量都会认为这是个正常人。
    而昨天将军被一群孩子拦在了医馆外面,他们小心的注意着沈林的举动,一边把将军扯到了小巷子里。这群孩子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或者是流浪的小乞儿,但都跟着叶泫然学习汉字,一口一个叶道长叫着,对着叶泫然万般敬爱也护得很。但他们也知道这将军并无恶意,因为他也算常客了。
    将军姓李,是天策府颇有名气的大将军,也是叶泫然和沈林的老友了。
    “你怎么又来啦!”
    “呃……这不是急着让沈大夫恢复身体嘛!”李傲血也觉得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任后面几个孩子玩弄他的白须须。
    “什么!终于有办法了嘛!”那几个孩子一听顿时激动起来。他们太喜欢叶泫然和沈林了,当然也想让两个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那是,我找了个苗疆大夫,这次肯定有办法的!”
    “那叶道长的眼睛有没有办法呀!”
    “这……”
    李傲血愣了愣,思绪一下子回到一年前,想起二人出事的那一天,他也在的。
   
    叶泫然离开浩气独自带兵出任务的时候,李傲血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便去四处打听。李傲血在浩气没有太高的地位,也不知道统战那边搞得什么鬼,只是偶然只见在统战帐外见到了几只毒虫。
    李傲血是个北方大汉,但遇到这些虫子却怕的不行,屁颠屁颠就去找了那个天天跟虫子为伴的苗疆大夫。那大夫听了李傲血的形容便放下手里的活跟他去看,结果一看,那大夫就愣住了,扯着李傲血就要跑。
    “诶诶你跑啥!难不成你也怕虫子?”
    “傻狗!那虫子是毒虫!练蛊的!”
    “苗疆的?那你更不该怕了……诶呦呦!”李傲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大夫摔在了自己宝贝里飞沙的旁边。
    “去找沈林!然后去寻叶道长!果然统战里混进了卧底,快!”
    “什么卧底?”李傲血被那苗疆大夫搞得一头雾水,却还是抓紧上了马。
    “天一教!”
    李傲血顿时爆了粗口,双腿一踹,骑着马飞奔着去找沈林了。留下这苗疆大夫急得直转圈,思考着为什么天一教会在这儿,为什么会潜入浩气盟。莫非从开始就计算好了要对叶泫然下手?
    李傲血带着沈林到血泊之中的时候已经晚了,李傲血看到那一身白袍沾染上鲜血的时候已经愣住,甚至没能阻止冲上去的沈林。
    李傲血只好拿起长枪抗敌——净是些天一教的尸人。敌众我寡,李傲血和沈林很快就坚持不住了,体力耗尽,还要护着那只剩一口气的叶泫然。
    就在这时,沈林变了。
    李傲血很清晰地看到,沈林的眼睛渐渐变得血红,额头青筋暴起,显然一副走过入魔的模样。
    “沈林!你冷静一点!”
    但是沈林已经听不到李傲血的声音。他的世界中只剩下血,他要杀掉这里所有人,然后,把那个人带回去。
    判官笔穿透尸人的胸口,已然不见它原本的模样。沈林杀红了眼,越杀越起劲,甚至发出让李傲血心惊胆战的笑声。
    沈林疯了。
    不得不说沈林的确很强,原本两个人抵不过的尸人一下子就被他清理的干净,只剩下腐臭的尸体和鲜血的腥气。
    终于,沈林的身体承受不住走火入魔内里的爆发,轰然倒塌。判官笔落到地上,但沈林没再去理,而是一步步走到血泊之中,走到叶泫然面前。沈林跪了下来,小心翼翼抱起血泊中的人,紧紧抱在怀里。
    “泫然……”
    过些时候,曲大夫也赶到了,一看两个人的样子就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他走到叶泫然旁边,试图去看他的样子,却见沈林突然抬头怒视着他,紧紧抱着叶泫然,似乎并不想让人看。
    曲大夫也无奈,只好好声好气哄着沈林松手。可那沈林怎么也不听,恨不得抱着叶泫然,抱一辈子。
    “沈林,他还活着,让我看看他。”
    曲大夫也不敢刺激沈林,他也发觉刚刚走火入魔的沈林精神状态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疯癫了。
    可是无论曲大夫怎么唤,沈林也不肯理他。但曲大夫却看到叶泫然颤巍巍的抬起了手,似乎是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抓住了沈林的衣服。
    “沈……林……”
    轻得几乎要消散的声音却唤醒了沈林,他眼中的血色渐渐消散,变得无光涣散,抱着叶泫然的手松了松。他无助地抬起头看向曲大夫。
    “救他……”
   
    ——tbc
  

   
   

和太太们合作的黄王(づ ̄ ³ ̄)づ

沉溺要深需要一种气氛。:

#520黄王💛多人合本本宣首发!#

《宿命主义》——CP向多人图文合志

 黄少天X王杰希 R18

合本内容:

①小说20w↑字,配设定画及插图

②图文互动小说

③漫画

④插花

⑤特典周边


主催&画手: 

皮休【無氣力地球】

~插画丶漫画丶周边丶写手们的编辑(?)担当


写手:

白杉     | @白杉 

岁姜     | @妙娃姜。 

殷修     | @殷修 

打败君  | @打败君 

谢提灯  | @谢提灯 

叶以臣  | @叶以臣 

Cie     | @Cie 

Horkos|@康沃爾與他們的產地 

Niky   | @爬墙了 

丸【可能会交稿! |  @丸 

阿盐  | @焦糖颜色 

(G文)邮差


G图:

clin  |  @归属地_clin 

49    |  @。别看 

Rue |  @酣然入梦 

诗晴 |  @诗晴脑洞纳米级 

加湿器 |  @加湿器漏水了 

旭然 | wb @旭_Alter


排版: 洛北天清

校对: 湿衣

格式: 

A5,简体横排,印刷会搞点意思。页数关系会是个砖头本…

价格尽量不会定太高的【】


预售日期: 2017.07.06 王杰希生日  

到书日期: 2017.08.10 黄少天生日 (前後日子,快递含不可控制因素)

通贩: 天生地梦

首发&场贩: 805妖都蝴蝶蓝O丶台北CWT46(寄售)丶香港CWHK44、上海CP

------------------------------------------------------

筹备了大半年的合本,非常感谢写手太太们的参与!

图的部分主催正在努力~~各位喜欢黄王的同好们请继续留意更新哇w

下一波本宣发文章试阅和一些插图w


如无意外,同场还会有黄少天及王杰希的生日礼包【

【第五十三日/喻王】《表里》(R)

突然诈尸。

去年上海喻王茶会的无料,现在放出。依旧是背后注意系列。

最近由于爬墙、爬墙以及爬墙的缘故好久未更,动画版到来,大概会回圈不定时诈尸。谢谢一些小可爱跟我说还记得我等我回圈,感动极了。大家的期待我也要回来。

就是这样。惯例外链,挂了评论。

ooc,轻微调☆教。

叶以臣一如既往的风格,不喜右转不要撕。

☆☆☆☆☆外链戳我☆☆☆☆☆

感谢阅读。

啊呀!多可爱!顺便剩余本子在【节操交易局】这家某宝店进行代理哦!还剩一些赶紧带走吧!

鲸砾:

好多图没发过啊_(:зゝ∠)_....

给 @叶以臣 《萨尔太太!留行太太!》画的封面...

【黄王】道可道,非常道(1)

剑客黄少天x道长王杰希

大概是个中篇,可戳文名tag

背景自己脑补交代背景好麻烦……

来自沉迷游戏沉迷学习的叶子

———————————————————

   吵闹的街道,吵闹的人群,只有鲜血安静的流淌。

   一位身着一身白绿相间的道服的道士瘫坐在这繁华街道唯一僻静的小巷里,鲜血染红了他腹部的大片白衣。不过因为奔波,那白衣早已粘上厚厚的灰尘,头顶的冠也歪歪扭扭的立着。但他手里抱着的拂尘却雪白如新,不曾沾染灰尘与鲜血。他双眼微眯,却不难看出那双眼睛竟然一只大一只小,诡异得很。

   突然一阵轻甲碰撞声打破了小巷中的寂静,那道长睁开眼,便见一位身着轻甲的剑客迈着轻盈的步子急匆匆的跑去。道长眼睛一亮,伸出那条似乎也没了什么力气的腿,横在那剑客面前。

   那剑客眼尖的瞥见这人,却未停下步子,就当那道长以为他会来不及停下而被绊倒之时,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平稳落地。

   那剑客气冲冲的站到道长面前,掐着腰打量了这狼狈至极的道长一眼,开口便要叨叨,却被那道长抢先打断了他的话。

   “你周身有黑气缠绕,恐怕有血光之灾。”

   “……”

   那剑客愣了愣,随即大笑出声,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小巷中,格外刺耳。

   “血光之灾?可笑,江湖之人流的血怎能称其为灾呢!”

   “与敌争而流血的确为侠义,但这位剑士……你的灾,却会是天灾。”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那道长竟是扬起一个笑来。

   “不就是骗钱的道士……”剑客小声嘀咕着“说吧说吧,是不是要花钱消灾啊,要多少银两给你就是了。本少还急着去打酱油呢!”

   “一命抵一命,若是你救了贫道,自然消灾。”道长一挥拂尘,这才让那剑客看见,原来他身上的血污并非出自别人,而是他腹部被利刃开出的新鲜的伤口。

   剑客一阵无奈,不就是想让人救他吗,来一句大侠救我一命不就完了,摆出这神棍的样子也是有趣。

   剑客扶着那道长让他搭一胳膊在自己肩上,毫不费力的把人拖起。当然,剑客还是心存疑心,触碰到那道长的一瞬间去试探他的内力,却发现这人身骨似习武之人,但内力却消散得所剩无几,似乎被人刻意封了内力。

   “贫道王杰希,与人摩擦而被行刺,又被封了内力,多谢相救。”

   “我是黄少天,不必谢不必谢,蓝雨人从来都把见义勇为当做必行之事。”

   “蓝雨?你可是蓝雨谷的人?”

   一提起蓝雨,黄少天整个人都因为骄傲而精神奕奕起来,滔滔不绝的跟王杰希讲着蓝雨的风景怎么怎么样,小食怎么怎么美。但黄少天一直没有放下警惕,此人不知来由,不知目的,更不知为何而刺,奇怪的很。

   虽然拖着受伤的这么个人,但黄少天还是走的很快,没过多久就把王杰希带到了一家医馆门前。医馆牌匾上写着“蓝溪”二字,草药的气息包围着医馆。

   “到了,这是蓝雨在这里建的医馆,我这就找人帮你治疗!”黄少天拖着王杰希进了医馆,可给医馆里忙碌的人吓了一跳,黄少天也不在意他们对陌生伤患的惊讶,径直走到一名身着蓝袍拿着医书发愣的医师身前去“景熙!快看看这道长,他受了伤。”

   徐景熙听到黄少天的呼唤回过神来,连忙放下手里的医书跑到黄少天旁边,跟着黄少天一起架起王杰希,往屋子里带去。

  

   徐景熙用止血药和纱布把王杰希腹部的伤口包扎好,又拿来一些药品给王杰希吃下,这才让王杰希松了口气,保住一条命来。黄少天难得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上半身赤裸的王杰希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徐景熙把沾着鲜血的衣物碎片处理后,见黄少天看着王杰希发呆,便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手,唤回他的意识。

   “我想,这件事先通知……喻文州为妙。”

   “好,你去同他说,顺便帮道长找件衣服来穿。不过我们蓝雨没有道士,没有道服……哦,你去方世镜前辈的房间翻翻,指不定能翻到呢!”

   徐景熙点点头,离开了蓝溪医馆里的这间屋子。

   “不必麻烦,贫道心中有道,未必需要穿着道服来凸显身份。”

   “没事,那方世镜有收藏各门派衣服的癖好,而他早已离开江湖逍遥自在去了,闲着也是闲着。哎!不过不瞒你说,这也就你是个男子,若你是个女子,这蓝雨可没有给你穿的衣服!”

   黄少天说完,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来。江湖上的风浪他全都知晓,而那些八卦趣事他也不会放过,比如这蓝雨谷,自建谷至今,不曾收纳一名女弟子,更不曾有女子上门求师,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黄少天不由得开始抱怨在蓝雨谷中没有女子是多么多么痛苦,虽然南方男子偶有美貌清秀如女子,却难以平复心中的愤慨。不像那轮回,传闻轮回城主英俊帅气,无数女子为其倾心,轮回虽不收女弟子,但却收得女子爱慕。

   “真惨啊,真惨。”黄少天摇着头叹气道“不过我跟你讲,文州他可是貌美如女子一般!哦!这文州是我儿时好友,也是蓝雨人,不过可莫让他知道我这样说他……”

   “少天,你在背着我和这位道长说些什么?”

   本来由黄少天一人的吵闹占据的屋子突然回荡起另一人的声音,比起黄少天的爽朗,这声音是南方男子特有的温和。王杰希转头,便见门口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以为墨衣男子,墨色长发如瀑,称得他皮肤惨白。

   “我靠文州你不要吓唬人啊我可什么都没说!”黄少天吓得一下子站起来,似乎对眼前的男子心存畏惧一般。

   而王杰希此刻也是吓得瞪大了眼,这人居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距离他六尺不远处的门口,而且直到他出声才让人发觉。冷汗从后背上滑落,却装作不在意的朝那男子一笑。

   “贫道王杰希,被这位剑士相救。”

   “在下喻文州,是这里的掌柜,不必作揖多礼,救人之事当仁不让。”喻文州走上前来把叠的整齐的一身道袍放到王杰希面前“衣服略旧,目测道长身材,或许过于肥大,若是嫌弃我可派人去订制一套。”

   “费心费心,旧衣有情,能保佑平安。”王杰希笑着接过,一件一件套在他裸露在外的身上。果然这件白蓝相间的道袍对于他略为宽大,但长短却合适刚好。

   黄少天看看王杰希又看看喻文州,两个人都是带着笑容在交谈,但黄少天却觉得,屋子里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

   “道长可饿了?不如我去派人做些饭菜来。看道长模样不像是南方人,若是有忌口可以和我说。”

   “不必,没有什么忌口。不过若是能吃到特色的马蹄糕解解馋倒是更好。”

   “噗……道长还真是不客气。不过来即是客,道长安心养伤便是。”喻文州说着转头就要离开,却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了黄少天“少天,我让你打的酱油呢?”

   “……!!!”

   “算了,也罢,救人要紧……看来今晚要吃没有蘸料的白斩鸡了。”喻文州叹着气摇着头离开,还不忘带上了门。

   看喻文州离开,黄少天因为做错了事说错了话而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王杰希换好了衣服,又把道冠戴得正了些,也不客气的拿起一旁的茶杯倒了茶润润嗓子。

   “你们道士都这么……随遇而安吗?”黄少天无奈的问到。

   “来即是客,这可是那位先生说的。不过,喻先生的确是长了副清秀中性的面孔。”

   “我靠够了不要提这件事会被杀掉的!!!”

  

   喻文州离开屋子,打了个响指唤来阴影处一名黑衣人,张口却是北方人听不懂的南粤白话。

   “李远,去查清那王杰希究竟为何人。”

   “是,谷主。”

   

——TBC

【江王】爱上黑道大少(R)

江王,江波涛x王杰希
难得的1v1肉
来晚了的给江江和给我自己的生贺(ntm)
为了安利想了想还是打个all王的tag

关键字:轻微s♂m,相爱相杀,黑道,就算快死了老子也要撩你(不)
今天的叶以臣也是一如既往的重口呢
一直都很想写江王啊哭哭

——————————————————
【不喜勿入】
【不喜勿喷】
【不喜左拐】
【一如既往的重口别瞎进】
【警告警告前方高能!!】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1753719100316  

没什么原因突然想点文

cp只要是王受就随意,几p随意
(可能不会写方王1v1向)
肉不肉看我心情(不)
梗带不带随意
写什么之后会在这个文章下面整理一下
 
至于我为什么点文
可能有人猜到吧
总之之前坑了不少点文,这次真的会请信我_(:_」∠)_
好了没别的了,评论吧,不限时间
(卧槽等等我突然发现手机lof能艾特人了!!!!!!好激动!!!!!!点了我写了大概就能艾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