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一帆的早晨》-01-莫乔篇

马丁的早晨paro*改

每天都要好好的呵护小天使哟

————————————————————

♪一帆一帆一帆,每天早晨你醒来,一帆一帆一帆,有个角色在等待。变成了兽人真可爱,变成了仓鼠有点乖。莫凡是你的好朋友(?),糖果是你喜欢的最爱。

————————————————————

★今天的乔一帆是——兽人

————————————————————

  闹钟响起,太阳的光辉的直直的打在乔一帆的脸上。乔一帆眯起眼睛,朦胧的看了一眼窗外的世界,翻了个身子,伸手关掉了闹钟。乔一帆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双臂打开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露出微笑。

  又是美好的一天校园生活呢。

  乔一帆刚上高一没多久,还在习惯Glory高中的各种生活。不过他认识了很多新的小伙伴,以及各种很温柔的前辈。

  乔一帆脱下睡衣,把校服穿上,瘦小的身板套在制服里显得有点弱不禁风。明明个子挺高,但就是不长肉。乔一帆经常对这点感到不满。趿着拖鞋,乔一帆走进卫生间,拿起牙刷刚准备挤上牙膏,却发现镜子里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乔一帆一抬头,镜子里反射出自己的模样,有点软软的脸颊,还有点朦胧的眸子,黑色的短发,以及顶在黑色短发上到一对耳朵。

  耳朵!?

  乔一帆手一抖,牙刷跟牙膏齐齐掉进水池子里,挤出了一半的牙膏被蹭在水池上。乔一帆连忙把牙膏牙刷拿出来放到一边,伸手去摸自己头顶上的耳朵。

  米黄色的毛茸茸的耳朵,软软的,还带着软软的温度。乔一帆的手抚摸着,这么摸着摸着还有一点痒痒的感觉。

  “这是什么动物耳朵吗…”

  乔一帆第一反应并不是自己为什么会长耳朵,而是开始思考起来自己的品种。乔一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思一会,猛然想起来什么。把自己的衣服撩起来转身一看,果然,自己的尾巴骨那里长出了一个软软的圆圆的米黄色尾巴!乔一帆脸一红,连忙把衣服扯下去盖住了。

  “仓鼠…?”

  乔一帆有戳了戳自己的耳朵,点点头,接受了自己变成仓鼠的事实。于是淡定的洗涑之后,回到了房间。在厨房拿了两片面包,吃完之后又回到卧室去拿书包。随眼一瞥去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袋开了封的瓜子,瓜子淌出来不少。

  变成仓鼠的一帆眼睛一亮,俩腿一蹬就扑了上去抓了一把就要往嘴里塞。放到嘴边才发觉事情不对,摇了摇头放下了瓜子,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然后,他又看到了瓜子袋旁边的一张似乎是牛皮纸质的小本子。乔一帆并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东西,好奇驱使着他拿起本子看了起来。

 

  【亲爱的孩子,你现在正被我们所诅咒,你每天都会变成不同的东西来体验他们的生活。想解开这个诅咒,只有根据线索达成解咒条件。这个诅咒会持续很多天,要是不想一整天都是这个样子的话,就去达成条件吧。ps:当然你今天解了咒,明天的诅咒也依旧在继续。】

  【第一天线索:食物】

 

  乔一帆眨眨眼睛看着这一段颇为中二的话,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是得罪了谁,怎么就被诅咒了。乔一帆顺手把这个本子放到书包里,然后背上书包准备上学。出门之前,他想了想,还是把里面穿的连帽衫的帽子扣在了头上。

  “我出门啦!”

  乔一帆啪嗒啪嗒的往外面跑,看到公交车驶来连忙招了招手让车停下,然后上了车。公交车此刻还没多少人,因为乔一帆总喜欢早早的到学校。但是最后一排的最角落坐着一个人,沉默的看着窗外,不过打扮跟乔一帆有点相似,也带着连帽衫的帽子。乔一帆眼尖的看到,激动的跑过去“啊,莫凡!早上好!”

  莫凡听见人的声音习惯的回过头来,但是看到乔一帆的打扮后心底一愣,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乔一帆看人发呆就坐到了他旁边去,眨眨眼睛问他怎么了。

  “帽子。”

  “哦…这个呀。”乔一帆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摘下了帽子给莫凡看,又迅速的带上去“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真的?”

  “恩,你摸摸,还热乎的。”

  乔一帆笑着握住莫凡的手往自己帽子里伸,莫凡一下子红了耳根,但还是抵抗不住眼前人天然的蛊惑,伸出手轻轻捏了捏那和乔一帆一样温暖的耳朵。

  “可爱。”

  “诶?!谢谢。”

  莫凡摸完之后迅速的收回手,握成拳放在身体两侧。每天早上他都会跟乔一帆一起坐同一辆公交车,因为乔一帆每天的时间都不变,想跟他坐一辆车非常容易。没错,莫凡就是故意的。仗着俩人回家路线相同,还一个班,就是座位有点远,跟乔一帆的关系也算是相当不错的。

  就因为距离过近,所以经常要承受乔一帆不故意散发出的迷人模样。比如此刻。

  车到了站,乔一帆就跟莫凡一起下了车。但是虽然下了车,距离学校还是有一段距离,两个人还是要走一段路的。

  “真好呢,莫凡每天都陪着我,要不这段路好无聊呢。”乔一帆跟莫凡并肩走着,突然开口说道。莫凡一听有点愣,帽子里的耳朵根又一次红了。

  “你想的话,以后都可以。”

  “哇,真的吗,谢谢莫凡。”

  乔一帆的笑容在阳光下格外灿烂,刺眼。莫凡转过头看着逆光着的乔一帆的笑颜,这样想到。

  莫凡却板着脸,来掩饰自己狂跳的心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莫凡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管阿尔卑斯,朝乔一帆那边伸了伸。乔一帆立刻了解了莫凡的心理,伸出手来接着。

  啪嗒,一颗牛奶味的阿尔卑斯掉在了乔一帆的手心里。喜欢吃甜食的乔一帆立刻撕开包装,把糖块放到嘴里,顿时甜甜的味道冲击着味蕾。莫凡看了看他的模样,也含住了一颗跟乔一帆一样甜的糖果。

  突然间,莫凡看到乔一帆的帽子里和衣服下摆突然冒出白烟,过了一会才消散。乔一帆愣愣的把帽子摘下来,莫凡就发现原本那对软软的耳朵消失了。

  “太好了,我还在想今天要怎么办呢。”乔一帆叹了口气说到。不过他还在疑惑,为什么这颗糖果能够解开诅咒,食物的话,早上他还吃了两片面包呢“或许是因为莫凡给的糖果吧。”

  莫凡一向平淡冷漠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点点的笑容。莫凡伸手摸了摸乔一帆没了耳朵的柔软的头发,乔一帆似乎也很享受抚摸,眯着眼就任了他。

  “不过莫凡也不要一直带着帽子啦。”乔一帆突然伸手把莫凡的帽子扯了下来,莫凡一惊,愣在原地“虽然是自我保护的模样,但至少在我面前不要这么带着帽子呀。”

  莫凡听闻乔一帆的话语,心底浸了更加甜美的糖浆,他点点头,答到“好。”

  “走吧,该去学校了。”

  “恩。”

 

  “一帆。”

  “恩?”

  “再给你一块糖。”

  “啊,谢谢莫凡!”

 

——莫凡篇*END

——全剧TBC

评论(2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