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缘梗。具体看置顶
感谢粉我的人(鞠躬)

《Family(十五)》王乔/张安

(一)~(十四)戳头看

回顾原著发现小安也会爆粗口感觉真带感!于是ooc什么的一定是错觉嗯错觉(x)虽然本章没有王乔但我还是死不要脸的占个tag

——————————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

  张新杰站在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看着b市并不算美丽的夜景。天空没有丝毫的星光,深蓝色的幕布单调无味,又被朵朵暗色的云朵笼罩。简直就像张新杰此刻茫然的内心。

  张新杰从记事的时候起就已经做到了一丝不苟,认真仔细,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作息时间完美的就连韩文清都会畏惧,对自己的要求也更是刻薄。张新杰不像其他职业选手,是从熬夜游戏的网瘾少年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打网游这种事放在他身上简直就像是神圣的职业。

  所以,此刻张新杰是失眠,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反常了。

  没有丝毫的困意,眼镜下面的眼睛却不清明。

  今天都发生了什么?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对安文逸做了什么?

  张新杰抬手揉揉太阳穴,这般思考实在不符合他的性格。张新杰这辈子还没跟哪个妹子谈过恋爱,更别说汉子了,跟安文逸接触也完全是那个小姑娘的到来的缘故。所以说自己的举动连自己都感到疑惑。

  霸图从来不缺粉丝,张新杰自己也是,更不缺因为崇拜自己而选了牧师的粉丝,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自恋。但是霸图粉的牧师居然投靠了那个叶修,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然而那个安文逸,在与轮回一战时的表现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牧师去顶枪口,这一般战队可是没这念头的。不过在叶修,那个敢让牧师单挑的人的队伍里,倒是显的极为正常。

  说是多了份关注也好,对于后辈的期望也罢,终是难以摆脱对于安文逸的目光。却在与安文逸更深的交往中,发现这个跟自己的偏执有一拼的人的可爱之处。

  这就喜欢上了?

  所以就把他扑倒了?

  结果对于人的反应自己却迷茫了?

  张新杰啊张新杰,你对于感情,终究还是太嫩了。

  张新杰这么想着,靠墙而立,垂着头,叹了口气。迷茫吗,张新杰人生第一次觉得如此迷茫。

  “安文逸…”


  安文逸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张新杰那没有丝毫感情的眸子。

  自以为已经跟他很接近了,自以为已经吸引他的目光了,自以为…自己已经被他喜欢上了。

  喜欢上?怎么可能。两个人都是男的,而且张新杰怎么看都是个直的,被自己吸引?呵,一定是自己脑袋搭错弦了。

  或许张新杰还在因为自己对他的感情而感到茫然了呢。

  茫然?

  等等…

  安文逸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没有吵醒还在睡觉的乔一帆。轻手轻脚的关了门,揉揉眼睛适应了一下走廊的灯光。

  不对,似乎哪里不对。

  不,不是哪里不对,而是哪里都太反常了。

  张新杰不是那样的人,对,张新杰不可能是那种人。至少,至少他还相信着。那么,张新杰为什么接触自己,为什么提出那种请求,为什么带着张静安来找自己。

  问清楚不就好了!这种时候,理智什么的都见鬼去吧!谈个恋爱要理智有个卵用!

  “MD,张新杰你给我等着。不找你说清楚我就跟你姓。”

  然而安文逸走着走着一抬头,便发现了走廊另一段站着的人。这次他戴眼镜了,所以看的清楚了点,看到一个人靠着墙站着,有点像张新杰…又不太像。

  而人似乎听到了安文逸的脚步声,抬起头就撞上了安文逸的眼神。

  刹那间,安文逸的什么粗口啊暴躁啊一瞬间都没了,不过理智还没回来,所以整个人都处于发愣的状态。

 

  “你也…失眠?”

  打破安静的是张新杰,不过安文逸却惊讶的看到,张新杰他在笑,的确是笑容没错,但是却带着一丝苦涩的笑容怎么看都很难看。

  “呃…张副队也会失眠吗?”

  “呵,我也是人类,被情所困,这也是当然。”

  张新杰转过头看了看窗外,伸手把窗户拉开,b市的热浪就卷了进来,跟着室内的空调作对。而却又伴着是不是吹来的凉风,别有风味。

  安文逸瞪大了眼睛看着此刻的张新杰,并不想赛场上严肃认真的他,也不如往日见到的那样固执偏执。按照安文逸的形容,此刻那个沐浴着圣光的牧师大人,此刻更像是一个凡人罢了。

  为情所困?

  “我有点搞不通,对于一个男人,我要如何喜欢上又如何跟他接触。我又有点搞不通,我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产生兴趣。”

  “张副…”

  “别说话,听我说完?”

  张新杰打破了安文逸的话,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不是那种赛场上表现友好的笑意,更带着一些私人的色彩。安文逸,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张新杰。

  “冲动的把你压在床上我更加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有了冲动。然后又困惑于自己为什么失眠。”

  张新杰直起身来,直勾勾的看着安文逸,那认真的眸子震得安文逸不敢动弹,惊讶的更是说不出话来。

  “然后,在这儿看到你,我明白了。我原来,只是不愿意接受事实,接受一个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的事实罢了。我刚刚竟然是非常期待你能够出现。”

  “安文逸,我不曾玩弄你的感情,对于自己的茫然而导致你的痛苦我也表示抱歉。”

  “那么,安文逸,你愿意接受一个莫名其妙喜欢上你了的男人吗。”


  安文逸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在睡梦中了,抬起手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脸,很疼,不是梦。

  “张副队…我…”

  安文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一次被张新杰打断,这次用的却是身体的动作,将安文逸一把扯到了张新杰的怀里,并不算太用力的环抱住。

  理智伦理什么的果然还得见鬼去吧!

  这么想着,安文逸紧紧的回抱住了张新杰,并将自己缩到他怀里。张新杰对于人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略加大了力气,将人与自己紧密相贴。

  紧紧是抱着,再无其他动作。

  “文逸,今晚的月色真美。”

  “张…新杰说笑了,b市哪能看到月亮。”

  两人微微分开,视线相对,随即一起笑了起来。


  啊,今晚的月色真美。


——TBC

月色真美,出自夏目涑石翻译的时候将“I LOVE YOU”委婉的翻译成今晚的月色真美。好吧这么老的梗我居然还在用…………。


评论(1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