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缘梗。具体看置顶
感谢粉我的人(鞠躬)

【余本通贩/喻王】《萨尔太太!留行太太!》

余本20+

通贩时间:5月6日晚8:00

代理:心宿线

链接: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spm=0.7095261.0.0.37781debU3W6ve&id=569295043650

开放余本大概一周,若剩下都会带去cp进行场贩。cp摊位未定,具体可关注本人lof及微博。

此本不会二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内容包含《腿部挂件》+《文州太太》+已放出番外+未放出番外

价格30rmb

试阅戳tag:萨尔太太!留行太太!

★Staff名单★ 

写手:叶以臣

主催/校对:为君独曲 

排版:君辞 

宣图:江菫 

封面:鲸砾 

插图:加湿器

G文:清川 

G图:Niky

终宣链接:http://just-a-leaf.lofter.com/post/1cfdb2b3_97b5818


【第五十三日/喻王】《表里》(R)

突然诈尸。

去年上海喻王茶会的无料,现在放出。依旧是背后注意系列。

最近由于爬墙、爬墙以及爬墙的缘故好久未更,动画版到来,大概会回圈不定时诈尸。谢谢一些小可爱跟我说还记得我等我回圈,感动极了。大家的期待我也要回来。

就是这样。惯例外链,挂了评论。

ooc,轻微调☆教。

叶以臣一如既往的风格,不喜右转不要撕。

☆☆☆☆☆外链戳我☆☆☆☆☆

感谢阅读。

啊呀!多可爱!顺便剩余本子在【节操交易局】这家某宝店进行代理哦!还剩一些赶紧带走吧!

鲸砾:

好多图没发过啊_(:зゝ∠)_....

给 @叶以臣 《萨尔太太!留行太太!》画的封面...

【喻文州中心】《Original》

喻文州中心合志解禁!

厨师paro,无cp

混更证明自己还活着

损友黄少天和隔壁老王上线(x)


————————————————————



《Original》

法国·巴黎

这个城市永远都充满着浪漫和梦幻。古老的历史铸就了这个城市缤纷的艺术品,每一个角落都仿佛是神的赐赠,而这座城市本身也是一件会让人怦然心动的艺术品。

但在一些人眼中,他们看到的并不是巴黎的时尚与歌唱,而是另外一种艺术。是银色的刀叉反射出的七彩阳光,高脚杯折射出的紫红色波浪,当然,也可能只是锅里沸腾的水中的气泡罢了。

美食,也是这个城市所承载着的一份巨大的宝物。

“Monsieur Yu,这新的菜式真是太棒了,能品尝到这样的艺术品真是我的荣幸。”

“得到您的赞美是我的荣幸,女士,请慢用餐。”

白色的厨师服配上那黑色微长的短发,这位出现在这家法国餐厅的男子便很快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虽在这些餐厅,厨师出现在就餐区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大家还从来没有在法式餐厅中见过这样温文儒雅的亚洲男子!

一些害羞的小淑女不由得红了面颊,而那些大胆的姑娘便唤来侍者偷偷打听起关于这名亚洲男子的情况。这男子在金发碧眼之中混着不说,还生了一副姣好的容颜,便也是吸引这些姑娘注视的原因罢。

“他叫喻文州,是来自中国的厨师,来法国学习法国菜的。听说他不止学习法国料理,意大利、西班牙的料理他可都会。哦!当然!听餐厅的人说,他的中国菜可是让餐厅老板想得发疯呢!”

“天啊!他看上去那么年轻!”

“是年轻,不过他的水平可不年轻!”

这名年轻厨师的出现成为了这家餐厅的热点,顾客们为了一睹这亚洲帅哥厨师的模样纷纷前来。当然,老板感到十分地乐意,这毕竟给他增添了一笔不小的收入。而这家餐厅的厨师长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或者是不快,喻文州学习的非常认真,却没有一丝争抢的意味,只是学习他应该学的,而没有深入学习厨师长那些用来吸引顾客的看家本领。而且和喻文州一起工作,大家都感觉到十分的舒服,都认为他就是一名天生的绅士。

喻文州恭敬地向顾客微微行礼,一手抱着那银色的托盘,嘴角带着温度恰好的微笑,转身离开。其实喻文州对于餐厅这种还需要厨师出面的特别服务有些纠结,他一向都是低调的,这样的受欢迎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喻文州把托盘放回原位,微微叹了口气,整理好衣服,双手托起临时放在一边的厨师帽,缓缓的戴上。不得不说,他这一身配上那黑色的头发真的是极其合适的。

似乎是为了迎合法国这样自由浪漫的国家,喻文州在法国的这阵子也是刻意留长了头发,现在几乎能扎起一个辫子了。他极少拍自拍,偶然的心血来潮拍了个自拍被以前的同学黄少天评论的一大串,似乎是觉得喻文州这个样子跟学生时代某张姓男子像极了——都跟浪漫主义的艺术家似的。喻文州只是笑笑没有反驳什么,在他眼里,美食便也是一种艺术。

一种再伟大不过的崇高艺术。

温度要控制的巧妙,盐和糖的量要精准,但更多的是凭借厨师的直觉下手。一切都仿佛是在巴黎奏响的一曲交响曲,各味调料和食材奏出美味的乐章,而这交响曲的指挥,便是喻文州。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他休息的时候,也便微微叹了口气,把刀和勺子摆放好,走进了休息室。

“嗨!年轻的大厨,今天感觉如何。”随和而又亲切的前辈们一边冲他打着招呼,一边熄灭了嘴上叼着的香烟。

“托各位的福,状态不错。”喻文州点点头带着温和的微笑,一边将白色的长衣换下放到个人的柜子里,一边回应着他们。

“年纪轻轻倒是不错啊!现在料理界就需要你们这种年轻人,无论哪个国家。”

“多谢夸奖,我还差的远呢。”

喻文州换好衣服便走到桌子边坐下,手里还拿着一本料理相关的书籍,似乎是打算在休息的时候再学一些新的东西。那些前辈看到他的样子也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是佩服。他这个年纪的人,一般都比较爱玩,对于学习也不太专注。那些来实习的店员大多都在打游戏之类的,而且有些人天赋和能力远远高于喻文州。但喻文州,却在这样细微的时间之中来学习。

喻文州也曾回应过前辈们的疑惑和夸赞。他认为自己应该比那些天赋能力都超过自己的人学习更多的知识,才能超过他们。而那些本就没有天赋却又不去学习的,更不是他能够效仿的对象。

“真是认真呢,不过你今天看的书和以前不一样。以前看的似乎都是一些……深奥的理论知识,今天看到居然是最普通的菜谱?”一个看上去就比较有经验的厨师凑过去好奇的看了看,然后他的表情竟是渐渐的变得不可思议,转而又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理解的表情“是为了那个比赛吧!一年后在巴黎举行的美食比赛!”

听这位这么一说,大家都瞬间明白。

“那个十年举行一次的Gourmet Festival!”

“啊,那个不是挖掘新人厨师潜能的比赛嘛,怎么,你这个老家伙还想凑个热闹?”

“哦老兄,我年轻的时候也参加过,然后输了,要不然我早就成最有名的厨师了!就像隔壁街那个豪华的餐厅主厨那样!”

“你?你当然不可能了!怎么也得是我们Monsieur Yu这样的天才才能迎啊!”

“你这个老家伙怎么说话呢!”

喻文州只是在旁边微微笑着看着这些前辈们互相开着玩笑,并没有去反驳他想要参加这比赛的意愿,却在心底暗暗的反驳了“天才”这个称呼。喻文州他并不是什么天才,从来不是。在中国的时候,他怀着炽热的厨师梦走进学校,却远远落其他人一节,他没有天赋,甚至笨手笨脚,一开始连胡萝卜花都切不好。但是他却比任何人都热爱料理,比任何人都要刻苦。他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来弥补不足,特意去学习各种香料的用法,学习食材味道的搭配,用美食真正应该具有的东西去掩盖他的笨拙。因此,喻文州的料理从来不是华丽而不实,没有雕花没有摆盘,味道却是让所有人折服。

他不是天才,却超过天才。

喻文州时不时对于前辈们的调侃做出回答,等到前辈们休息的时间到了,便安静的呆在角落开始学习那些他从未接触过的菜肴。比如他现在看的,就是日本料理的菜谱。

Gourmet Festival要求选手的菜谱全部都是原创,并且遵循“创意”二字进行创作,简直就像是艺术的Festival。而喻文州对于这套菜谱的构想已经差不多了。菜单按照要求分为六步:开胃菜——汤——色拉——主菜——主食——甜品,而喻文州的构想也仅差主食与甜品罢了,却也恰好卡在这两项上,遇到了瓶颈。

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对于前几道菜自己可谓是信心满满,甚至中西结合创意十足,却是想不到剩下的两个主食和甜品应该怎么办。菜品不能够太普通太大众化,也不能太天马行空忽略了味道与搭配。喻文州几乎要翻烂了全世界的菜谱,也没能找出合适的灵感,然而越是这样他变越是急躁,越急躁思维越不能集中,反而更难生出灵感,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之中。这两天都喻文州明显与之前不同,眼底都出现了淡淡的黑眼圈来表示他的疲惫。

喻文州把菜谱放到一边,身体的重力全部压在椅子背上,抬起隔壁搭在眼睛上遮住了灯光和阳光,就这样休息着身体,却不能将大脑中和比赛有关的东西也停下来。

他实在是太想赢了!

这种比赛几乎很少出现中国人的身影,更没有中国人成为冠军。但中国的料理却是世界料理史上那样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无法忽略。他想赢,不光是自己想赢,更是想为了国家,为了中国料理的未来而赢。他在心底暗暗嘲笑自己的孩子气,简直就想是孩童时期去参加演讲比赛一样,执著甚至固执。

那时候他也是这样,想赢,所以哪怕他被同班同学黄少天拉着去练习的时候,面对黄少天那说个不停止不住的嘴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听着黄少天喊着“一定要赢过微草的王杰希!”的时候,他竟然也热血的附和着。

这样似乎太不像他,无论是孩童时期,还是现在。

但这确确实实便是喻文州。

喻文州决定回家之后试试他脑海中那些一闪而过的菜谱,他也的确这么做了,把小小公寓的厨房弄得一片狼藉,桌子上摆了大大小小十几盘失败品,连酱油洒了一地都不知道。糟糕透了,他想,这样的状态别说参加比赛了,就连正常的工作都很难做到。喻文州叹气,转身拿了抹布蹲下身去,用力认真的把地上的污渍擦干净——毕竟这房子是租的,而且租期也快到了。

租期。

喻文州愣了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也不顾血液流动的不应期,小跑着到了日历面前。距离房租到期没剩几天了,虽然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下一个房子,他却突然不想再租了。

或许他应该去散散心,到别的地方寻找一下灵感。

喻文州眉头微皱,拿起手机,果断的给餐厅老板打了个电话。听说了来意之后,餐厅老板很爽快的答应了喻文州辞职的请求,并邀请他未来到这里正式的工作,但喻文州却只是带着笑意的委婉拒绝。不过,这老板也十分亲切的和喻文州做起了朋友。没有什么种族的歧视,在料理界,都是平等的。

紧接着喻文州又拨打了房东的电话,然后又接连的像不同的地方去了电话,甚至有些急切地手忙脚乱的意味。最终在电脑前,购买了几天后飞往中国的机票。点击购买之后,喻文州的嘴角挂上了一个明显的满足的微笑,不同于那些温和而又疏离的公式化微笑,而是带着温度的笑容,宛如温度恰好的纯粹的白粥。

他想回到中国看看。


中国·广州

小小的甜品店的墙壁被粉刷成粉色,墙壁上挂着少女心满满的可爱的挂画,四处飘逸着奶茶特有的浓香,到处都是甜蜜和美好。不过这样充满着少女心的地方却迎来了一位与这里不太搭的客人,不过,在店内的少女眼中,奶茶配帅哥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突兀吧。

喻文州在少女们的注视下拿起银制的叉子,完美的将蛋糕的一角切下,插着那块蛋糕松紧嘴里,细细品尝。他柔和的动作在少女们眼中简直就是男友力upup!

不过喻文州在意的却不是少女们如何看他。

甜度适中,奶味适中,造型一般。

喻文州看着桌子上的蛋糕,心里却飘过了万千种评价与想法。突然间,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突然带上一丝柔和的笑意来,这一笑,竟又引起少女们小声的惊呼。

“少女向的吗,似乎也并不赖。”

不过,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喻文州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出于对食物的珍惜与尊敬,他将那甜腻的蛋糕全部吃下,末了喝了杯咖啡去掉那甜腻。这已经是喻文州吃过的不知道第几十样甜品了,这些卡路里他觉得自己最近又长胖了不少。为了菜单,他甚至跑去北京路边喝了杯老酸奶去寻找灵感,亦或是鼓起勇气进了一家老店品尝了他一直都望而生畏的豆汁——虽然并不能称其为甜品。这些美味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却没能带给他一丝灵感。

喻文州放下粉红色的瓷杯,起身理了理衣服的褶皱,假装没有看到那些少女们刻意掩饰的眼神,离开了这家口碑不错的甜品店。

踏出那粉红粉红的门槛后,就连吹来的夏风都变得凉爽了许多。喻文州将衬衫口袋上别着的墨镜取下,正要往上戴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爆炸开来。

“卧槽我就说我怎么可能看错嘛!刚刚我就怀疑在里面的是你啦,没想到还真是你啊!想不到啊文州你居然回国了,哈哈哈,更让我想不到的是你居然会来这么粉嫩的甜品店!诶不会吧!该不会是你有了女朋友!?不不不你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这如同机关枪一般在耳边爆炸的声音的来源,当然是那从少年时便站在喻文州身边的那个元气满满的黄少天了。不过此时的黄少天也褪去了那般稚气,更是增添了一份英气。

喻文州转身看着黄少天那阳光般的笑容回以微笑,对于好友,喻文州从不会吝啬自己的感情,更何况是多年未见的友人,自然而然的,他的笑容也染上了更加温暖的太阳的颜色。

“还真是好久不见,少天。”

“真是好久啊!你一年也没几天在国内待着的,而且你休假的时期我正忙着工作呢你知不知道!”

“工作问题嘛,少天不也是,满世界到处跑?”

许久未见的好友在一起说着笑着聊开了,黄少天绝对大夏天在外面说这么半天有点口渴,便提议跟喻文州找一家店坐一坐。于是两个人边聊边走到了一家咖啡厅里,点了咖啡,坐在包间了聊起了这些年自己在国外的那些经历。这样的话题总是会引起那些常年不在国内的人的共鸣。千奇百怪的游历,也总是让人好奇,让黄少天不停的说着那些经历。

喻文州慢慢地品着香浓的咖啡,时不时点头带着微笑的回应着黄少天的话。黄少天说的越多,喻文州便越觉得,自己许久不归国的确是个错误。虽然黄少天说的津津有味,却不难感受出常年漂泊的无奈。

“诶文州我跟你说,虽然国外是挺好玩的,但他们那边唐人街做的肠粉和虾饺都不正宗,真是馋死我了。当年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当记者就当被还非得跑国外去。诶讲真的,我可得跟王杰希好好学习,再干个几年我可就回国干了。”黄少天叹了口气抓抓头发,端起咖啡毫无形象的一饮而尽。

“王杰希?他最近有什么动作?”喻文州捕捉到另一位老友的名字,顿时起了兴趣,放下咖啡看着黄少天的举动,追问道。

“他不是搞什么珠宝设计嘛,那行业天马行空的是挺适合他。啧,这不搁国外混得好好的非要回国……诶你说这行业在国内干能有什么出息,不过他那人也就这样,想一出是一出。”黄少天说着说着还是觉得口渴,连忙叫来服务员又要了一杯果汁“哦对了 上次见着他,他还说要来广州办什么展览……估计也就是最近吧。”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话,脑海里竟是自然浮现出那王杰希的身影,不过,并不是他穿着西服捧着他自己设计的名贵的珠宝的模样,而是少年时期,王杰希心血来潮带着喻文州黄少天俩人跑去抓鱼的……放荡不羁的模样。在老师和家长眼里,王杰希分明就是那种老师的好助手同学的好榜样那样的三好优秀学生,然而实际上呢,到还不如黄少天。

“要是他来,就联系上一起吃顿饭吧,也好久不见他了。”

“诶,说到吃顿饭,喻大厨怎么不露一手啊!”黄少天听到吃的顿时兴致勃勃地把吸管抽出来在空中比划着,一副对喻文州的料理很感兴趣的样子。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话身体微微一僵,却是带着笑意的回应着,“等有时间,一定。”虽是这样说,喻文州的脑海中,却只有狼藉的厨房和狼狈的自己。在自己低谷时期的失败的作品,当然不能够拿出来丢人现眼,尤其是在朋友面前。

黄少天虽然疑惑于为什么喻文州没有立刻答应,却也点点头算是同意,同时也开始等待迎接那顿世界级厨师出手的豪华大餐。

“那我可就等着了啊!诶请你做菜可是很贵的吧我可没钱,你可别在菜里下毒啊!诶话题回归到最开始我问你的问题上,文州你该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啊我知道我知道了我不问了你别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还有工作这就走了啊拜拜拜拜!”黄少天端起桌子上的果汁喝光之后,便匆忙的道别了喻文州跑出咖啡厅。到也不知道是真的有工作,还是怕这喻文州说些做些什么。

喻文州朝着黄少天挥了挥手,饮尽了咖啡便也起身付钱离开了。

他还有工作要做。


银色的刀刃在案板上落下的时候能够发出规律自然的声音,频率不快,却刀刀精准。没有那些国际大厨那种让人震撼的速度,喻文州踏踏实实的将每一刀切好,细碎的亦或整齐的丝块便呈现在案板上。喻文州看了看小小的计时器,将刀放到一边,转身拿起勺子舀了些汤汁到小碟子中,放到唇边满满品着味道。

“不行。”喻文州皱起眉来,将碟子放到一边并关上了炉台的火,看着碟子底剩余的汤汁微微叹了口气。

味道实在是不尽人意。或许这样的味道放到饭店里可以让顾客满意,但是去参加比赛还是远远不够的。不够新颖,不够抓住人心,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喻文州对这样的菜品不满,也对无法做出优秀菜品的自己感到不满。他看了看厨房摆得哪都是失败品,又看了看饭锅里剩下的半锅米饭,握紧了拳头,走到水池旁边,用凉水拍打自己的额头后,撸起袖子继续尝试下一道菜。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眼熟,这让喻文州想起自己在学艺期间比任何人都要刻苦坚持的过去。

喻文州的目光更是坚定了一分,漆黑的眸子里映着那五花八门的食材,没有丝毫的迷茫。但正当他再一次拿起刀准备处理食材的时候,门铃却突然的响起。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钟表,此刻并不应该有任何人到来,自己回家的事情除了黄少天也没有别人知道。这样疑惑着,喻文州趿拉着拖鞋走到玄关处,小心的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喻文州连连后退撞在了墙上。喻文州嘴角抽着打开了门,看着站在外面一本正经的人,额头青筋都要蹦出来。

“杰希,道理我都懂,但你为什么要从外往里看?能看到?!”

“我看你这么半天也不开门,等急了呗。”

“杰希,我希望你能够注意到你的眼睛被别人突然看到有多吓人。”

“文州,你我都是艺术家,应该懂得,这是艺术。”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跟他扯着皮的样子,不禁在心底爆了几声粗口,然后尽力忽略那他本该看习惯了的眼睛,拿了拖鞋请他进屋。喻文州本想问他为什么会来,可前脚王杰希脱了皮鞋穿上拖鞋,后脚就听见走廊里响起了啪嗒啪嗒奔跑的声音,紧接着喻文州就看到黄少天提着几瓶啤酒跑了过来。

得,不用问了。

“好久不聚啊我买了点啤酒!诶文州你能喝吧,就一点啤酒你们不会喝醉吧!哈哈哈哈上次我跟老叶喝酒他居然是一杯倒!”黄少天丝毫没有去别人家的自觉,随意的脱了鞋穿着拖鞋就往屋里跑“诶文州你屋子里好香啊,是不是做好吃的菜还不告诉我们啊!大厨快把菜端上来吧,我可是特意叫老王来蹭饭的。”

王杰希看了看黄少天拿的啤酒,有看了看黄少天如此自在的样子,也好不客气的趿拉着拖鞋进去了。王杰希进了屋子就往厨房看,他本以为这喻文州真是做了什么大餐,探头一看却看到厨房一片狼藉的景象当场愣住了。

喻文州发现王杰希已经看到了,便也无意隐藏,无奈的耸耸肩,“抱歉少天,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如你们所见,我正处于瓶颈期,做出来的菜拿出来也只是丢人现眼而已。”

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冰箱拿出三罐可乐来招待两人。但在喻文州打开冰箱门的时候,他们俩看到,冰箱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材。透过那被塞满的可怜的冰箱就不难看出,喻文州为了突破瓶颈废了多大力气。

王杰希和黄少天接过可乐点头谢过,也便不客气的喝了可乐解去夏日的酷暑。黄少天咕嘟咕嘟一口喝完之后似乎是脱力了一般的倒在沙发上,歪头瞅着厨房感叹:“不过真没想到啊,文州你会有瓶颈的时候。我印象中的你都是那样……就是那样无所不能啦,学生时代明明也是老师的好助手同学的好榜样啊!不过你遇到困难居然不跟我们说,真是太不够哥们了!”

喻文州坐到黄少天王杰希两人对面,那只虽然常年在厨房却依旧白皙漂亮的手单手将易拉环打开,二氧化碳溢出的声音简直像炉台点火那一瞬的声音让人激动。“也没什么好说的吧,我觉得蛮丢人的。”喻文州依旧是笑着的,但却带着一些无奈苦笑在里面。

“哪丢人了啊!当年打篮球被老王打出个100比50我都没闲丢人!”

“你还好意思说。”

“怎么不好意思,都是当初年少轻狂热血沸腾意气用事。”

“你咋不说是你以前腿短。”

“老王你你你……!”

喻文州看着那两人拌嘴,被那些失败品折磨的不好的心情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易拉罐的冰冷触碰到嘴边也让喻文州清醒了许多。或许黄少天说的是对的,跟他们在一起,的确人心情好了不少,喻文州这样想着。

“看来大餐是没着落了,那只好让喻文州尝尝我们的厨艺了!”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一只手又顺势按住了撩起西服袖子就要起身的王杰希“诶大眼你省省吧,我可记得你当年做的一团黑焦糊黑暗料理呢!”

王杰希用那一大一小的眼睛无辜的看向黄少天,“那明明是因为当年我控制不了身体中的黑暗之火。”“打住,老王你打住——我不是很想听你的中二历史。”

三个人坐在一起吵吵闹闹的,恍惚之间似乎是回到了学生时代,那些个纯粹的少年。喻文州不由得轻笑出声,和在客人面前佯装的微笑不同,轻松的纯粹的,回到了最初的原点一般。喻文州的南方人的声音本就温柔得好听,此刻的笑倒是让整个屋子都温暖了许多,甚至褪去了些燥热。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脸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可不想看到喻文州死气沉沉的样子。黄少天从冰箱里翻出些鸡蛋黄瓜胡萝卜之类的平常的蔬菜,走到厨房,掀开电饭锅发现还剩了不少大米饭。他估摸着这些大米饭也够他们三个大老爷们吃的了,便决定了他要做的饭。

黄少天在厨房把锅铲弄得哗啦哗啦响,喻文州王杰希就在客厅端着可乐聊起了设计艺术和美食艺术,又聊到了王杰希正在广州举办的设计展览。

“都是些宝石首饰之类的,你要是感兴趣可以来瞧瞧。”王杰希从随身带着的包里翻出一张宣传单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那设计简约大方却让人感到绚烂耀眼的一如王杰希风格的宣传单。

“没想到你会去学这些,不过倒是符合你的性子。”

“也没什么,突然见了师傅的展览,萌生了兴趣罢了,也就一干干到底。过程中发现设计这方面许多的让人着迷的地方,也便更有兴趣了。”王杰希笑着回应道。

黄少天从厨房探头看了看这边,却看到两个心思如海一般的男人在进行深层次的沟通,吓得他浑身一机灵,缩回了厨房。

王杰希又从包里掏出个手掌大的正方体盒子来,盒子不算精致,整体为浅蓝色,深蓝色的丝带微微点缀。

“小小心意,谈不上多贵重,感觉挺适合你的,就带来了。”王杰希打开那个蓝色的盒子,喻文州便惊讶的看到里面盛着的也是蓝色的物件。

那是一块海蓝色的宝石,但它却又有些与众不同,没有市面上那些宝石的百般棱角与雕磨,棱角圆滑的,似乎并不曾加以打磨。与其说他是一块艺术品,不如说这是一块原石。

“合适我?”喻文州顺着王杰希递过来的手接过了那个盒子,将宝石从盒子里轻轻拿出。他便发现那宝石仅仅是坐在一个白银制成的底座上方,被银丝缠绕着,自然的彰显着他独特的光彩。

“当初发现它的时候只是意外,它被丢在新疆路边的一个小摊子上却无人认识。问过后听小贩子说那是从当地捡来的,也便是原石。但我却觉得它比起那些被打磨的闪闪发光却毫无特色的宝石好看多了,便买下他带回来。我做的仅仅是帮他处理了粗糙的表面打磨光滑罢了。”王杰希说完这段经历后端起可乐喝下一口,发现已经见底了,摇了摇罐子毫不在意地拿起喻文州的那罐继续喝。

喻文州也没理会王杰希这点小动作,端起那宝石对着阳光细细查看。这奇形怪状的宝石确实是比那些大批量生产的没有特点又死板的珠宝好看多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这么送给我了,真的可以吗?”

“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而且,好的东西送给适合他的人,并没有什么错。”王杰希把空了的罐子放到茶几上,放轻了声音说着。

喻文州对着阳光看着那简约大方的饰品微微发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亦或是那闪亮的海蓝宝又将什么映射出来。不过是普通的原石,却自由地生长成这般姿态,透过阳光显得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正当喻文州被这海蓝宝的奇妙绚烂吸引的时候,黄少天也端着做好的晚饭从厨房里出来。一边往外走,一边也不忘了张开嘴念个不停。

“诶王杰希你拿什么贿赂文州呢,我瞧瞧,哟,这哪来的贵重物品啊。诶诶文州别盯着它看啦,快尝尝我做的蛋炒饭!”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才把视线从海蓝宝转移到黄少天身上,只见黄少天两只手杂耍一般端着三个盘子放到桌子上。喻文州便将那海蓝宝收进盒子放到一边,和王杰希一起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端出来的蛋炒饭,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家常了,没什么技巧,只需要将蛋液和米饭翻炒即可。更何况黄少天做的着三盘蛋炒饭似乎是因为他稍稍的走神,被炒的微微焦糊了。但是,当喻文州问到鸡蛋的香气时,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中一跃而出。

只不过是蛋炒饭罢了,为什么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喻文州怔愣地坐到椅子上,僵硬地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那金黄色蛋液包裹着的米饭。米饭热气腾腾的染白了一片空气,也染上了独特的香气。

什么味道?

当那勺蛋炒饭被送进嘴里的时候,喻文州只感觉到有什么味道在自己口中爆炸开来,而那味道竟是弥漫了他整个身体。不过这并非是蛋炒饭的味道,毕竟黄少天这略微笨拙的手法和技术实在无法与真正的厨师相比。但是喻文州觉得,这般味道,远远超过了那些高档豪华餐厅中精致的餐点。

“都炒糊了。”王杰希舀着蛋炒饭慢慢吃着,闲着的时候还不忘朝黄少天吐槽道。“哈?那也没你做的那黑暗料理可怕!”黄少天塞着满嘴的蛋炒饭,吐字不清地回应着王杰希。

喻文州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看了看拌嘴的黄少天和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蛋炒饭,又转过头去看茶几上放着的海蓝宝,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又忘记了些什么。


“爸爸,饭还没做好吗?”

“文州别急,我这就端出来了。”

“爸爸做的饭最好吃了!有一种幸福的味道!我也想成为爸爸这样厉害的厨师!我也想让吃到我做的饭的人感到幸福!”

“是吗,那文州可要加油啊。不过,这‘幸福’的味道,可是和‘厉害的厨师’没有关联哦。”


没有关联吗……?

喻文州低头看着让自己回溯到过去的蛋炒饭,才恍惚间记起自己究竟是忘了些什么。想要做出能让人感到幸福的饭,给家人给朋友,要让他们带着笑容感受到幸福。而不是为了胜利而赢,也不是为了料理而料理。但是,自己却忘记了这最重要的东西。

那是不需要过度的技巧雕磨,最纯粹,最初始的愿望。那是比起那些被雕刻得闪闪发光的钻石还要闪亮的原石。

“黄少天的蛋炒饭有这么好吃吗,喻大厨,笑得跟黄少天一样还真不像你。”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发呆却笑得灿烂的脸忍不住出声说到,却是将喻文州再次惊醒。喻文州对着王杰希无奈的笑着,却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嗯,很好吃哦。”


“看看看我就说吧!本少做的蛋炒饭世界一级好吃!还有还有什么叫笑得跟我一样!我的笑怎么了!天真灿烂阳光活泼小太阳照亮世界啊有没有!”黄少天气得把勺子往碗里一扔,站起来就冲着王杰希理论。王杰希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默默吃完了蛋炒饭,打了个饱嗝,转头看向喻文州。

“想开了?”

喻文州略微惊讶的回看了王杰希,惊讶于他竟能知晓自己的心事,紧接着很是感激的点头笑着“嗯,谢谢,已经没关系了。”

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拿起新开封的可乐咕嘟咕嘟喝了一口,再次打了个带着气儿的嗝,“嗯对了文州,讲真的,你留长发怪怪的。”

“……”

“天啊你们两个心脏交流什么我听不懂的事情呢!还是说你们在做什么肮脏的交易吗!太过分了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黄少天坐下后把碗里的蛋炒饭吃得光光,还伴随着吧唧吧唧的声音。

“没交流什么,谢谢,少天。”

“妈呀你突然跟我道谢我心好慌啊文州!”

喻文州面对黄少天的恐慌却只是笑着,起身将吃完的碗筷收拾好带到厨房,和那些失败品的碗叠在一起,用水淋下。水流的声音也冲刷去他心中的那些阴霾和彷徨,他转头看向玩闹着的黄少天和王杰希,心中暗暗的向他们道歉着。

本以为自己的失败品不能拿出给好友们丢人现眼,却忘记了自己的困难需要拿出来和他们一起解决。结果呢,还是需要他们的存在啊。

喻文州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出厨房,迎上黄少天和王杰希带着笑的脸,回以微笑。

看过了这样的笑容,收到了那样别致的礼物,若是再想不出菜单,再想不出能让人变得幸福的菜单,可就真的愧对于他们了。但是,哪怕比赛不能夺得佳绩也没关系,以后能让他们尝尝自己的菜品,也足够了。


“那么,大家一起来想剩下的菜单好了。一起想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菜单如何?”


喻文州站在独属于厨师的舞台上,手中握着银色的厨具,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显得格外的自信与轻松。而他那头为了和巴黎相称的微长的头发,也被剪成了干练帅气的短发,显得他整个人都焕发出格外的光彩。坐在观众席上的黄少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喻文州的一举一动,换句话说,盯着他碗里的美食。王杰希倒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似乎笃定喻文州一定会赢一般,端着可乐慢慢喝着。

“黄少天你急啥,文州又不是不给你做。”

“不一样啊不一样!这种紧张的气氛可是独一无二的啊!王杰希你就不紧张吗?”

“不啊,那可是喻文州。”

“你确信文州会赢?虽然我也相信他可你这也太轻松了吧!”

“会赢,因为那是最原始的喻文州。”

“唔哇你为什么说这么高深的话啊!我不懂我还是个宝宝!你跟文州都一个样,动不动就装深沉,本宝宝表示这个世界太可怕,中二太可怕了。”

“得了,你闭嘴,好好看着。”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中国参赛选手,也是本次比赛最年轻的参赛选手——Monsieur Yu。让我们一起来看这位年轻又英俊的大厨能为我们带来怎么样的惊喜的美食吧!”

喻文州手中端着银色的餐盘,从容不迫的从自己的位置走下,走向了评委席。每一步都放轻了脚步一般,轻盈的,似乎并没有什么压力。他带着微笑,笑着面对评委,面对比赛,面对美食。从料理开始,他一直是笑着的。

喻文州微微附身以礼,献上他的作品。嘴角微微上扬,也献上这般温柔温和的微笑。


“请慢慢品尝。”

这最原始真挚的味道。


——end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诶!只需要几十块钱就能买到好几条喻诶!
感叹一下第二张自己的拍照技术x

花開:

代主催發個遲遲遲遲來的終宣_(:з」∠)_

---

喻文州中心无cp向合志《Aquamarine》

海蓝宝——Aquamarine
传说,这种美丽的宝石产于海底,是海水之精华。是一种象征爱与和平的宝石。


---
Staff
身份                          写手                                        画手
职业选手                   苏澜 @予白                             221 @说一不二 
学生                          越明川 @金黄酥脆企鹅球        团表哥 @团表哥 
公司职员                   水流花开 @水流花開               阿泽泽 @雨欲予鱼愉 
教师                          渝晓思 @渝晓思                      摩卡 @摩卡星冰乐 
画家                          五步之霜  @五步之霜              品行不正 @品行不正 
旅行者                       回云@回云_冲刺高考失踪中    科科笑 @科科笑 
厨师                          叶以臣 @叶以臣_等我高考回来 阿幸
军人                          空山独酌 @空山独酌               九然 @九然大狍狍 

医生                          江河 @江河                             未未 @三变小礼 

守墓人                       明石 @明石                             苏涉 @柏林柏树 


Guest
靴下猫腰子@靴下猫腰子  、夏葵若火 @季羽星燎  、hr  @HHHHHr君 

 

封面绘师:师绘  @师绘 
周边绘师:师绘 
主催:邓邓  @举着内裤奔跑 
校对:明石 
原作:《全职高手》 
规格:简体A5小说本 
页数:250↑↓ 
价格:55RMB/加特典(文件夹+纸袋)75RMB
 
印发代理:青鸟 @侑青鸟是青鸟不是鸟  

>>>>>淘宝连结<<<<<


客倌们,好鱼不来一条吗^_^

一个不走心的除了我以外其余staff都好高大上的本子的repo
淘宝链接可以戳进主页找到本宣

首先对能参与合志表达我最热烈的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包装真的很用心,文件夹封在了快递信件袋子里,拿到手之后文件夹、纸袋、本子没有丝毫磨损问题!还有泡泡纸可以嗯着玩[等等]
 
然后本子外观,图1,封面是pikapika有这星星一样闪光的纸,但感觉不像珠光啊不知道是啥我乡下人_(:_」∠)_但是封面反复翻看会出痕迹啊……好心疼……
内页纸手感好,一看就是贵的(?)g图是彩图,喻队泡脚笑死我了!!!!!
 
然后本子内容,我还没看……大概翻了翻,质量都好高好高!画手的图也猴猴看。看到表哥的图愣了愣我才认出来,艾玛好正常的画风……诶表哥不会打我吧x
图2是我的文其中一夜和画手阿幸太太的插,我不管,后面的俩妹子有一个是我!太太画的超可爱!
 
图3拍一下封面,感叹一下除了我的名字其余的都好文艺。别问我我文名咋来的,我都不好意思在ft里说是咋来的!
 
图5拍个合影,能和这么多太太同框,给了我个锻炼的机会,感谢联盟感谢蓝雨感谢喻文州,感谢ccav给我发了个鱼粉的粉籍。顺便在本子里欺负黄少天真的是非常开心……。
 
然后……没了……。
手机不能艾特但还是意思意思@邓邓

【喻王】家有杰希喵

王杰希是猫,喻文州是人。文名捏他《家有穆柯》
军训期间随便写写复健。
第一次写这种格式的文,见谅。
——————————————————
1
  喻文州养了一只猫,一只叫做王杰希的猫。
  黑色的短毛和碧绿色的眼睛。
  和其他爱撒娇的猫咪不一样,王杰希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团成一团窝在沙发上,或者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高傲的看着喻文州的一举一动。
  一双诡异的大小眼跟随着喻文州想动作。
 
  “杰希,别这么看我,你的大小眼让我有点慌。”
 
 
2
  王杰希不喜欢逗猫棒,喻文州买来的各种给猫的玩具王杰希从来没正眼看过。喻文州疑惑于王杰希和其他猫的不同。
  比如王杰希此刻佝偻着腰坐在喻文州面前,瞅着来回晃的逗猫棒,打了个哈欠。
  喻文州无奈的晃着逗猫棒去拍王杰希的头,结果却get到一个收起指甲的巴掌x1。
  “那你喜欢玩什么啊。”
  王杰希眨了眨猫眼看着喻文州,后腿一蹬跳上了喻文州的肩膀,抱着喻文州想头低头俯视。

  一副我别的不喜欢,只喜欢你,的模样。


3
  除了自己的铲屎官喻文州,王杰希还有个第二喜欢的东西——可乐。
  有时候王杰希会因为种种事情生喻文州的气,这时候喻文州只需将可乐倒进一个专属于王杰希喝可乐的小碟子里,王杰希便会消了气。这时候的王杰希就像没了气儿的可乐一样,贼甜。
  “杰希,我真的错了。”喻文州抱着几乎要炸开毛的王杰希撸着毛安抚。
  王杰希抬起头用大小眼瞪着他,仿佛在质问他,你错在了哪。
  “我不该买错罐头,皇上就饶了小的吧,小的明天就给皇上买新的罐头。”
  王杰希把头一扭,不理。
  储粮这等大事,朕不能就这么饶了你。
  喻文州看王杰希没有丝毫原谅他的意思,只好起身出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王杰希猛然转过头,看向了他……
  手里的可乐。
 
  朕不能辜负的,只有文州和可乐。
 
 
4
  前文说到王杰希不喜欢撒娇,也从未撒过娇,但是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一只猫。
  只要被撸舒服了,还是一只会撒娇的听话的猫。
  王杰希此刻趴在喻文州怀里,舒舒服服的发出喵喵的叫声。喻文州那好看的手在王杰希身上一点点的抚摸着,动作温柔到了极点。
  这时候的王杰希真是可爱极了,喻文州想。
 
  或许可以在这时候给王杰希剪个指甲。
 
 
5
  “啊呜——!!!!!!”
  一声惨叫从喻文州的屋子里传出来,吓得隔壁的大黄狗跳了起来撞到了桌子。
  “杰希……我还没剪呢,你叫什么。”喻文州用胳膊紧紧抱住王杰希,让王杰希仰壳躺在他怀里,两只手压着王杰希乱动的爪子。
  “啊呜!”你就是要害朕。
  咔嚓。
  “呜喵!”朕不要爱你了!你居然害朕!
  咔嚓。
  “喵喵喵!!!”大胆刁民竟然动本王引以为傲的指甲!
  咔嚓。
  “呜……”喻文州,你变了,你不爱朕了。
 
  “杰希,就剪个指甲,别跟我要上了你似的。”
 
 
6
  隔壁的大黄狗又来找文州玩了。
  王杰希团成一团窝在角落里,偷偷抬起头去看正和大黄狗玩的喻文州。然后他又闷闷的低下头,佯装睡觉的闭上了眼睛。
  “咕咕……”
  为什么会觉得这么难受,肚子好像在生气的咕咕响一样。
  不过朕大人有大量不去管他。
 
  十分钟后……文州怎么还不来呼噜我毛,再不来你就跟大黄狗走好了!不要再来朕的青青草原!
 
  杰希,醋味都溢出来了呢。
 
 
7
  隔壁的隔壁的狐狸来找文州玩了。
 
  滚吧叶修!
 
  王杰希一爪子给狐狸拍了出去,得到嘲讽嘲笑眼神x1
 
 
8
  “杰希乖。”
  喻文州无奈的看着醋味大发加上被叶修惹炸毛的王杰希,一手把猫捞到了怀里,温柔的顺着黑色柔软的毛。
  “我又不会跟他们跑了,别气了。”
  喻文州觉得好笑,却又有些莫名的开心,这样的杰希,真的是以外的可爱呢。
 
  喻文州,我怀疑你是个抖m。叶修一脸嘲讽的。

 
9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对喻文州的感觉有些奇怪,觉得喻文州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铲屎官那样的存在了。
  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恋人吗?
 
  如果喻文州能变成猫就好了,这样他就能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10
  王杰希最喜欢的食物是喻文州。
  王杰希最喜欢的玩具是喻文州。
  王杰希最喜欢的东西是喻文州。
  王杰希最喜欢的……
  他只是一只猫,不知道那些词语都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只要是“最喜欢的”,那么一定就是喻文州了。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
 
  如果,喻文州能变成猫,就好了。他总是想。
 
 
——end
 
没了,对,没了,没有喻文州变猫也没有王杰希变人,略略略。
有一点穆柯的梗!
看了个假如黄少天是只猫,然后有个喻文州跟我说让我学学人家的猫
喻文州我告诉你,想都别想(x)

【喻王】【通贩/无料】《表里》

喻王同人无料《表里》
原著:蝴蝶蓝
限制:R18
页数:16p
写手:叶以臣
封面:49
校对:老影
排版:丸
  
地址→http://e22a.com/h.ZskwGE?cv=AAIAgMHK&sm=3f75b5
  
上架时间:8月15日晚上8:00
本子限量:20本
  
首先解释一下价格,10块钱邮费+5元=邮费15元↑↓,而并非本子=5元
这本是无料而不是小料
【禁止任何价格转卖】
【禁止任何价格高价转卖】
【禁止】【转卖】
一旦发现,严肃处理
本子只有20本,怕抢不到的建议先加入购物车
本子其余信息可进入主页翻看

同时喻王本《萨尔太太!留行太太!》再次上架

快来玩啊(。•́︿•̀。)只有最后那个选项会影响结局_(:_」∠)_剧情向的

🐰太寂寞可是会死掉的喔?:


做完啦!!!终于做完啦!!(狂喜乱舞.jpg


剧本 @叶以臣     喻文州王杰希立绘 @加湿器改装计划    黄少天立绘封面@原po



可爱的猫猫不来一只吗www

一个随随便便的无料宣传
724喻王茶会限定
   
领取方式看图2
试阅看3和4
当然,如果我没抢到票这本子自然就会窗了
 
写手@叶以臣  封面@-49-
其他staff再说吧反正这就是个随随便便的小肉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