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黄王】道可道,非常道(1)

剑客黄少天x道长王杰希

大概是个中篇,可戳文名tag

背景自己脑补交代背景好麻烦……

来自沉迷游戏沉迷学习的叶子

———————————————————

   吵闹的街道,吵闹的人群,只有鲜血安静的流淌。

   一位身着一身白绿相间的道服的道士瘫坐在这繁华街道唯一僻静的小巷里,鲜血染红了他腹部的大片白衣。不过因为奔波,那白衣早已粘上厚厚的灰尘,头顶的冠也歪歪扭扭的立着。但他手里抱着的拂尘却雪白如新,不曾沾染灰尘与鲜血。他双眼微眯,却不难看出那双眼睛竟然一只大一只小,诡异得很。

   突然一阵轻甲碰撞声打破了小巷中的寂静,那道长睁开眼,便见一位身着轻甲的剑客迈着轻盈的步子急匆匆的跑去。道长眼睛一亮,伸出那条似乎也没了什么力气的腿,横在那剑客面前。

   那剑客眼尖的瞥见这人,却未停下步子,就当那道长以为他会来不及停下而被绊倒之时,他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平稳落地。

   那剑客气冲冲的站到道长面前,掐着腰打量了这狼狈至极的道长一眼,开口便要叨叨,却被那道长抢先打断了他的话。

   “你周身有黑气缠绕,恐怕有血光之灾。”

   “……”

   那剑客愣了愣,随即大笑出声,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小巷中,格外刺耳。

   “血光之灾?可笑,江湖之人流的血怎能称其为灾呢!”

   “与敌争而流血的确为侠义,但这位剑士……你的灾,却会是天灾。”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那道长竟是扬起一个笑来。

   “不就是骗钱的道士……”剑客小声嘀咕着“说吧说吧,是不是要花钱消灾啊,要多少银两给你就是了。本少还急着去打酱油呢!”

   “一命抵一命,若是你救了贫道,自然消灾。”道长一挥拂尘,这才让那剑客看见,原来他身上的血污并非出自别人,而是他腹部被利刃开出的新鲜的伤口。

   剑客一阵无奈,不就是想让人救他吗,来一句大侠救我一命不就完了,摆出这神棍的样子也是有趣。

   剑客扶着那道长让他搭一胳膊在自己肩上,毫不费力的把人拖起。当然,剑客还是心存疑心,触碰到那道长的一瞬间去试探他的内力,却发现这人身骨似习武之人,但内力却消散得所剩无几,似乎被人刻意封了内力。

   “贫道王杰希,与人摩擦而被行刺,又被封了内力,多谢相救。”

   “我是黄少天,不必谢不必谢,蓝雨人从来都把见义勇为当做必行之事。”

   “蓝雨?你可是蓝雨谷的人?”

   一提起蓝雨,黄少天整个人都因为骄傲而精神奕奕起来,滔滔不绝的跟王杰希讲着蓝雨的风景怎么怎么样,小食怎么怎么美。但黄少天一直没有放下警惕,此人不知来由,不知目的,更不知为何而刺,奇怪的很。

   虽然拖着受伤的这么个人,但黄少天还是走的很快,没过多久就把王杰希带到了一家医馆门前。医馆牌匾上写着“蓝溪”二字,草药的气息包围着医馆。

   “到了,这是蓝雨在这里建的医馆,我这就找人帮你治疗!”黄少天拖着王杰希进了医馆,可给医馆里忙碌的人吓了一跳,黄少天也不在意他们对陌生伤患的惊讶,径直走到一名身着蓝袍拿着医书发愣的医师身前去“景熙!快看看这道长,他受了伤。”

   徐景熙听到黄少天的呼唤回过神来,连忙放下手里的医书跑到黄少天旁边,跟着黄少天一起架起王杰希,往屋子里带去。

  

   徐景熙用止血药和纱布把王杰希腹部的伤口包扎好,又拿来一些药品给王杰希吃下,这才让王杰希松了口气,保住一条命来。黄少天难得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上半身赤裸的王杰希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徐景熙把沾着鲜血的衣物碎片处理后,见黄少天看着王杰希发呆,便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手,唤回他的意识。

   “我想,这件事先通知……喻文州为妙。”

   “好,你去同他说,顺便帮道长找件衣服来穿。不过我们蓝雨没有道士,没有道服……哦,你去方世镜前辈的房间翻翻,指不定能翻到呢!”

   徐景熙点点头,离开了蓝溪医馆里的这间屋子。

   “不必麻烦,贫道心中有道,未必需要穿着道服来凸显身份。”

   “没事,那方世镜有收藏各门派衣服的癖好,而他早已离开江湖逍遥自在去了,闲着也是闲着。哎!不过不瞒你说,这也就你是个男子,若你是个女子,这蓝雨可没有给你穿的衣服!”

   黄少天说完,王杰希忍不住笑出声来。江湖上的风浪他全都知晓,而那些八卦趣事他也不会放过,比如这蓝雨谷,自建谷至今,不曾收纳一名女弟子,更不曾有女子上门求师,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黄少天不由得开始抱怨在蓝雨谷中没有女子是多么多么痛苦,虽然南方男子偶有美貌清秀如女子,却难以平复心中的愤慨。不像那轮回,传闻轮回城主英俊帅气,无数女子为其倾心,轮回虽不收女弟子,但却收得女子爱慕。

   “真惨啊,真惨。”黄少天摇着头叹气道“不过我跟你讲,文州他可是貌美如女子一般!哦!这文州是我儿时好友,也是蓝雨人,不过可莫让他知道我这样说他……”

   “少天,你在背着我和这位道长说些什么?”

   本来由黄少天一人的吵闹占据的屋子突然回荡起另一人的声音,比起黄少天的爽朗,这声音是南方男子特有的温和。王杰希转头,便见门口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以为墨衣男子,墨色长发如瀑,称得他皮肤惨白。

   “我靠文州你不要吓唬人啊我可什么都没说!”黄少天吓得一下子站起来,似乎对眼前的男子心存畏惧一般。

   而王杰希此刻也是吓得瞪大了眼,这人居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距离他六尺不远处的门口,而且直到他出声才让人发觉。冷汗从后背上滑落,却装作不在意的朝那男子一笑。

   “贫道王杰希,被这位剑士相救。”

   “在下喻文州,是这里的掌柜,不必作揖多礼,救人之事当仁不让。”喻文州走上前来把叠的整齐的一身道袍放到王杰希面前“衣服略旧,目测道长身材,或许过于肥大,若是嫌弃我可派人去订制一套。”

   “费心费心,旧衣有情,能保佑平安。”王杰希笑着接过,一件一件套在他裸露在外的身上。果然这件白蓝相间的道袍对于他略为宽大,但长短却合适刚好。

   黄少天看看王杰希又看看喻文州,两个人都是带着笑容在交谈,但黄少天却觉得,屋子里的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

   “道长可饿了?不如我去派人做些饭菜来。看道长模样不像是南方人,若是有忌口可以和我说。”

   “不必,没有什么忌口。不过若是能吃到特色的马蹄糕解解馋倒是更好。”

   “噗……道长还真是不客气。不过来即是客,道长安心养伤便是。”喻文州说着转头就要离开,却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了黄少天“少天,我让你打的酱油呢?”

   “……!!!”

   “算了,也罢,救人要紧……看来今晚要吃没有蘸料的白斩鸡了。”喻文州叹着气摇着头离开,还不忘带上了门。

   看喻文州离开,黄少天因为做错了事说错了话而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王杰希换好了衣服,又把道冠戴得正了些,也不客气的拿起一旁的茶杯倒了茶润润嗓子。

   “你们道士都这么……随遇而安吗?”黄少天无奈的问到。

   “来即是客,这可是那位先生说的。不过,喻先生的确是长了副清秀中性的面孔。”

   “我靠够了不要提这件事会被杀掉的!!!”

  

   喻文州离开屋子,打了个响指唤来阴影处一名黑衣人,张口却是北方人听不懂的南粤白话。

   “李远,去查清那王杰希究竟为何人。”

   “是,谷主。”

   

——TBC

评论(1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