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缘梗。剑三见子博

【高王】黑魔法与光明

中世纪魔法时期。所有拥有魔力的人被称为“魔法师”,魔法师分成很多职业,王杰希高英杰即为“魔道学者”。
不接受谈人生
———————————————————
  “大陆上最伟大的魔法师是高英杰,他帮助人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他非常的勇敢,甚至猎杀了北边一直骚扰居民的高级魔兽,是全大陆的英雄!”
  安静和平的镇子,总是能够听到大人们这样告诉孩子。告诉他们大陆的英雄。而那魔兽被猎杀,也仅仅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
  高英杰穿着再普通不过的平民百姓们的衣服,兜帽遮住了他的头发和面庞,在人群之中行走着。当他听到那些关于他的英雄事迹的时候,他的脚步都会微微滞留。并非骄傲与自豪,而是悲伤与愧疚。停留些许后他加快了脚步,背着那把名为灭绝星辰的魔道学者的法杖,向目的地走去。
  没错,他是微草圣殿的殿主,掌管着微草军队,掌管着微草镇上人民的生活。
  但这些故事,从来不应该属于他。这些故事起初,并非这样的。而是有关于那个人,关于那个比他更加更加伟大的人的故事。
  高英杰还记得,人们说王杰希是全大陆最神圣的魔法师,因为他是光明属性的魔道学者。那光明属性十分浓郁,致使他的左眼是金色的,右眼则是普通的棕色。而更加有趣的说法,则是王杰希本身就是一大一小奇怪的眼睛,带上金色,反而更加古怪有趣。
  对的,他才是最伟大的魔法师。
  “英杰,时间来不及了。”随着高英杰一起出来的人是刘小别,此刻他见高英杰的模样,不忍的提醒了他的时间。
  高英杰微微愣了愣,点点头,加快了脚步。
  “小别哥我没事,只是……觉得太不公平罢了。”
  “是啊。不过,现在应该赶紧去解决麻烦,殿……王杰希前辈还等着你呢。”
  高英杰点点头,伸手偷偷擦去眼角的眼泪,不再去顾及旁边路人的话语。
 
  庄严圣洁的殿堂里,气氛严肃的不像话。刘小别都有些坐不住了,他好想回微草啊。一是这个气氛实在不适合他,二是他觉得,高英杰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刘小别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高英杰,眉头紧皱着,双手握成拳,目光中充满了杀气的瞪着最上位的审判长。高英杰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质疑全联盟。
  “王杰希是为了救我!是为了微草!是为了整个联盟!我并不觉得他应该受到这样的处罚!”高英杰激动的站起,刘小别似乎能够看到他额头凸显的青筋,以及,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压迫得他喘不过来气的魔法压力。
  “但是自古以来,黑魔法师就应该被除掉。”
  “规矩是人定的,也是人改的。而是大陆宪法上并没有‘黑魔法师应当被杀死’这种字样!”
  “黑魔法师威胁人类的生存,他们有极高的破坏力,哪怕是你们微草将他囚禁,也是一样的危险!”
  “那么,为什么要为了救我变成黑魔法师之后,在用黑魔法师的力量杀了我!他没有理由!”
  高英杰在殿堂中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带着微微稚气的声音回荡在殿堂之中。但却没有一个人因为他的年纪小而质疑他,他们都畏惧着。高英杰知道的,在这场审判之前,对微草抱有敌意的殿堂都恨不得从中剔除王杰希,恨不得用这次机会将微草压垮。只因高英杰年纪还小,如此匆忙的接替殿主一职,定会留下漏洞。但高英杰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刮目相看了。
  “老冯啊,大眼这次也不容易,微草因为他幸存了百分之二十的人,还保住了高英杰这么个联盟的天才。差不多得了啊。”坐在审判席最边缘的,是兴欣圣殿的叶修,此刻嘴里叼着根烟草,吊儿郎当的坐在那儿。
  魔法联盟主席冯宪君看了看叶修,突然觉得今天来审判没带心脏病的药真是个错误。他摆了摆手,和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
  “那么,宣读本次审判结果。微草圣殿前任殿主王杰希,因涉足黑魔法,成为黑魔法师,被判终身监禁。因其对联盟有恩,又因现场情况复杂,监禁地点为微草圣殿。所有事宜交托于微草。具体事宜请微草殿主高英杰,于审判结束后,签署协约。”
  高英杰听着台上的人都宣读,呼吸趋近平稳,一滴冷汗从脸颊滑落,滴落到他面前的文件上。他的手在颤抖,自从王杰希出事以来这一个月,他一直在紧张着。他害怕,他害怕看到王杰希被钉在十字架上被处刑的场面,他害怕他害死了王杰希。但一切,终于在今天让他放了心。
  刘小别站起来,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安慰着。当然,这一个月,不仅仅是高英杰,微草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没能好好的合上眼睛睡一觉。
  毕竟,那是他们最崇拜,最敬爱的殿主啊。
  “回微草吧,他等着你呢。”
  “嗯。”
 
  高英杰和刘小别回到微草圣殿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主力军都站在殿堂大厅迎接他们归来。所有的人,无一不是黑了眼眶的,甚至眼球里都充满了血丝。
  “英……殿主,审判怎么样了。”许斌见两人回来,又见四周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前询问的,连忙凑上前去。
  高英杰环顾四周,又看了看憔悴的许斌,露出了这一个月来第一次的笑容。
  “已经,没问题了。”
  周围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他们由衷的开心。他们不在乎王杰希的身份是如何,不在乎他是魔法师还是黑魔法师,他们只在乎王杰希是王杰希。这就是王杰希的魅力所在。
  高英杰轻松的笑着,他将资料递给许斌,让他去整理分析。自己则是向着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那里,还有人等着他。
 
  联盟无权干涉他们微草把王杰希关押在哪里,所以高英杰大胆的,把他们所谓“关押”着王杰希的地方,设在了高英杰的卧室旁边的房间。
  高英杰进了那个房间,把外套随意的扔到一边,匆匆来到书柜前。他握住一本金色的书的书脊,缓缓的注入魔力,只听咔嚓一声,书柜缓缓移开,露出了里面的暗门。
  肖殿主果然是机关达人,高英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端着准备好的食物水果推门而入。
  “队长!”
  高英杰匆匆走进去,顺着漆黑幽暗的石阶向上爬着,喊着王杰希。比起含王杰希殿主,他更喜欢喊队长。他不希望自己和王杰希之间有太大的隔阂,殿主和军人之间,差的太远。不过好在英杰隶属于王杰希所带的特别军队,这称呼,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这一声呼唤,回荡在略显空旷的房间里。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个小孩子能爬出去的通风口。这个房间也是小的可怜,仅仅容纳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架,还有一个更小的卫生间。这居住环境,是王杰希之前住的房间无法相比的。但这一切都是联盟的命令,不能给黑魔法师太大的空间。对,还有,王杰希双脚踝上相连的脚镣也是联盟的命令。
  王杰希就那么安静的坐在桌子旁边,背对着高英杰,翻看着手里古老的书籍。听到高英杰的呼唤,转过头看向了他。
  一切都像是再平常不过的模样,温柔的笑容,就像是王杰希刚刚遇见高英杰的时候那般,温暖的,温柔的。
  如果忽略掉,他双诡异的红眸的话。
  那是黑魔法的诅咒,黑魔法师的眸子全部都是这般不洁而又恐怖的红色。这样的红色是不详的象征,是邪恶的,是不应该存在的。
  而王杰希从前的金色异瞳,却是那样的温暖。
  “怎么还那么叫我。”王杰希嘴角上扬,他很开心能够看到高英杰,也很高兴,还能看到高英杰。
  “呃……习惯嘛。”高英杰看到王杰希的那一瞬间,心情都清明了许多。他把装着食物和水果的盘子放到王杰希旁边,扯了一个椅子坐到旁边“抱歉……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但这儿有被联盟布了结界,没法带你出去。”高英杰低着头,失落的,内疚的。
  王杰希似乎并不在意他住的环境有多差,甚至不在意他身上仅仅穿了一条黑裤子和黑衬衫,而不是纯白色镶嵌着金色滚边的魔道学者长袍。而这套简单的衣服露出他脚上的脚镣,更是让高英杰有些心寒。
  “没什么,这也是联盟为了安全着想啊。”王杰希看着高英杰的模样,温柔的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又转身捏起一个盘子里的饼干吃着。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嘴角带笑,不知为何,他倒是觉得王杰希被关押在这里之后,见到他笑的次数更多了。
  “因为我的错让你呆在这……”
  “英杰。”王杰希出声打断了高英杰不知多少次的这般自责“我说过的,我从不后悔。我不后悔救了你,更不后悔变成黑魔法师。”
  高英杰抬起头来看着王杰希,他背着光,小小的通风口照射着的光打在他身上,把他身上朦朦胧胧的盖上一层金色。并不是光明属性的庇佑,而是王杰希自己本身的光芒。
  高英杰鬼使神差的伸手抚摸上王杰希的脸颊,大拇指磨蹭着因为缺水导致微微干裂的嘴唇,抬头吻了上去。
  王杰希微愣了下,便合上他那血红色的双眸,接受了这个吻,就像是,他还是普通的魔法师的时候,两个人交往时的样子。
  高英杰轻轻的舔舐着王杰希的嘴唇,非要把那里舔的湿润才罢休,转而去舔王杰希的牙关。王杰希微微张开嘴来,高英杰的舌头便毫不犹豫的侵入。像是给自己的领地标明记号一般,留下自己的痕迹。王杰希只觉得自己嘴唇都被他啃咬吮吸的发麻,呼吸都不顺畅,高英杰却没有一丝停止的意味。在恋爱的方面,王杰希从来都是宠溺着高英杰,顺着他来,此刻也就没想过拒绝。
  知道王杰希真的喘不过来气了,才轻轻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高英杰这才放开王杰希。此刻王杰希已经面泛红色,微微的喘着气了。
  “抱歉……我似乎已经忍到极限了。”高英杰咬了咬下唇,按着王杰希的肩膀一把把他推到床边,又按在了床上。
  王杰希只是对人的样子有些惊讶,却还是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很累吧,倒像是我拖累了你。没关系,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队长怎么会拖累我!”高英杰突然被王杰希的话惊动了一般都喊出声来“明明是……明明是我一直在拖累队长。”
  高英杰一边说着,一边咬上了王杰希的脖颈。王杰希吸了一口凉气,手指插在高英杰的发丝中,鼓励着他这么做一般。
  “这个时候,就不要说那些了。”
  “那说什么?说我想上你?我想把你弄疼?”
  喘息的声音,带着情意的话语,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交融。
  那是,能够冲刷下黑暗的光。
 
  王杰希脸颊上还带着红色的喘着气趴在床上,此刻正被高英杰脱了衣服小心的用温水擦拭着身体。这房间的结界把黑魔法师的魔力都封印了起来,所以王杰希觉得此刻比以往的哪次都有疲惫。
  “抱歉!我做过头了!”高英杰颇为自责的,用湿毛巾浸了温水帮王杰希擦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连私密的地方也照顾到。
  “我又没怪你……”王杰希无奈的叹了口气。
  “诶……也就是说,我下次还可以这样吗。”高英杰眨了眨眼睛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被他看着身上发毛,他也不知道高英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谁教坏了。原来的那个胆子小又软又可爱的高英杰,一下子变成了心脏又天然黑的大魔王了。
  高英杰把王杰希打理好,就让王杰希躺在床上歇着了。高英杰便坐在旁边看着王杰希眯着眼休息的脸,也不觉得无聊厌烦。
  “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都做好几次了,早习惯了。”王杰希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带动了脚镣的铁链哗啦哗啦作响。
  “不……我不是指那个方面。我是说……变成黑魔法师之后,身体的负担。”高英杰抓了抓头发,似乎是对王杰希的误解感到一丝害羞。
  王杰希看着高英杰,嘴角微微上扬,不顾高英杰的阻拦起身坐起。伸出他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不接触阳光而导致的惨白的手,用指甲划破了另一只手的指肚。
  在高英杰惊讶的目光中,伤口处涌出一股血液,而那血液并非鲜红,而是恐怖的黑色。而在那黑色的血液低落后不久,伤口竟然是奇迹般的愈合上了。
  “看到了吧,这是黑魔法的诅咒,也给予了黑魔法师这般恐怖的能力。并不是改变了魔法,而是改变了本体,要不然这里的封印也会起效果。”王杰希眯起眼睛笑了笑“所以我的身体非但没什么问题,倒不如说变得更好了。”
  王杰希说的话似乎都是很有道理而无法反驳的,但高英杰总觉得王杰希是在糊弄他,而他却只能被糊弄过去。王杰希那天马行空一般的思维,有时候是连高英杰都理解不了的。
  “那么,队……前辈,你就要被关在这里一辈子吗……”
  “联盟没有杀了我,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不是吗。”
  高英杰看着王杰希的笑容出神,他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表现得比他还淡定,也不知道为什么王杰希比他还有乐观的面对这件事情。
  他只知道,王杰希是为了救他。
  为了救高英杰。
  所以王杰希不后悔。
 
  那是一个半月前联盟发布的任务,由微草军队去解决北边一个小镇常年被魔兽侵略的问题。魔兽侵略人类世界永远是让人头疼的问题,尤其是这次任务这种,级别极高的魔兽。
  魔道学者的法杖在天空中撒过一片星屑,熔岩烧瓶在地上炸裂开来,星星射线照的天空发亮。
  “英杰,做的不错。”
  王杰希身着白色魔道学者长袍,,头上带着尖尖的帽子,披风和衣摆上都镶着金边,胸口绿色的宝石反射着光芒。不过,更加耀眼的,是证明了王杰希微草殿主身份的微草徽章。
  战火纷飞,最后一波魔兽被他们打到在地。王杰希一如往常地伸手抚摸高英杰的头,而高英杰,也是非常愉悦的接受这般温柔。
  “这样的话,队长就是荣耀大陆的英雄啦!”高英杰非常激动的聚起法杖,和旁边的微草队员一起欢呼着,为他们的骄傲欢呼着。
  然而,变动,却是突如其来的。
  起初只是地面轻微的震动,大家也没当一回事,只当是熔岩烧瓶炸裂后的余震。但没过一会,地震越来越剧烈,地面甚至开裂开来,露出了底层的岩石。
  “不会是隐藏的boss吧。”王杰希稳住身体,看着地面开裂最严重的地方,抹了一把冷汗。一旁的高英杰似乎被突如其来的变动吓到了,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粗壮的足从地底钻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是蜘蛛领主!还是个变异的家伙!”旁边的袁柏清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漆黑渗人的魔兽。这个魔兽变异之后的体型是那么巨大,光是那个蜘蛛腿,恐怕都能给房屋捅个对穿。
    “各位小心!不要枉自行动!”
  大家已经走到了这里,眼看着就能解决魔兽入侵的问题了,却冒出这么个具有威胁的大家伙,一时之间都有些乱了手脚。甚至有人想冲上去给这蜘蛛一刀,都被王杰希拦下了。
  王杰希在任何时候都是十分冷静的,在微草的各位眼中,是无所不能的。
  此刻也是,冷静的给大家部署任务,将蜘蛛领主包围攻击。
  王杰希和高英杰则是在空中飞着,从上方进行攻击。星星射线的金色光芒依旧是那么闪亮,但是却无人能够预料到,这是星星射线最后一次散发光芒。
  或许是那变异蜘蛛领主动作过于敏捷,锋利尖锐的足高高抬起那一瞬间,让高英杰吓得愣在原地。高英杰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锋利的足向他袭来。
  “英杰!”王杰希发现了这边的异常,一边阻止了向他袭来的蛛丝,一边向着高英杰大喊着。
  高英杰听到王杰希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来,咬了咬牙,向前飞去,侧身躲过了巨大的足,紧接着是一记星星射线,恰好击中了最脆弱的地方,那只足被射成两段。
  高英杰这才松了口气,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英杰!小心身后!”
   
  血花四溅,在星星射线的光芒之中,显得格外渗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还有,王杰希身边散发出的恐怖的魔力压力。
  王杰希的异色眸散发出恐怖的幽光,当他看到高英杰的腹部被刺穿的那一瞬间,似乎抛弃了一切的理智。
  归根到底,王杰希,也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罢了。
  熔岩烧瓶的炸裂声几乎要将阴沉的天空撕裂,星星射线残忍的切割空气,蜘蛛领主发出惨叫与哀鸣。
  这样的景象却是吓坏了微草队员,纷纷后退,把这战场让出给那个几近暴走的微草殿主。但王杰希心里是清楚的,他知道自己有多么冷静。
  袁柏清抱着高英杰,尽力的施展治愈术,却看不到伤口有愈合的趋势。腹部被开了个大洞,无论是身体器官还是魔力都大大受损。袁柏清绝望的认为,这微草的未来,是救不回来了。
  但当蜘蛛领主被王杰希打倒在地再无了气息的时候,王杰希也出现在袁柏清的面前。袁柏清清楚的看到,王杰希金色的眸子也好棕色的眸子也好,都布满了血丝。但他目光是那样的坚定,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
  “柏清,把英杰交给我。”
  “殿主!英杰他……已经……”
  “我说交给我。”王杰希沉下了脸,他周围的气压让袁柏清吓得几乎跪下“去传达命令,所有队员撤退到距离我百米远的地方。”
  “什……”
  “快去!”
  袁柏清吓得赶紧带着军队后退,留下王杰希一人面对着已经失去了呼吸和心跳的高英杰。
  王杰希缓缓跪下,双手小心翼翼的将高英杰抱起,不顾那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他白色的长袍。王杰希的手指温柔抚摸上高英杰的脸颊,擦拭掉上面沾着的鲜血。
  “英杰,不要因此怨恨我。”
  王杰希嘴角竟是勾起了一丝笑意,他又伸出手覆盖在了高英杰已经停止的心脏上。
  古老而又神秘的咒语回荡在空气中,空气中的尘埃都落地散去,地上的为数不多的绿草竟是在一瞬之间变得枯黄无力。二人身后的树木也在一瞬间枯萎,枯黄的叶子不符时节的飘飘而落。王杰希却淡然的跪在那里,闭着眼睛,唯有那薄唇一张一合。
  周围一切的生命力被悄然夺取,方圆一百米内,竟是无生物幸存。
  而高英杰身上的伤口,散发着黑色的浓雾,又在浓雾之间,悄然愈合。停止的心脏,也在一瞬间,骤然跳动起来。
  待王杰希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一金一棕的异眸,已是一双血红色的渗人的赤眸。王杰希看着身上再无伤痕的高英杰,露出了满意而又轻松的微笑。却在下一秒剧烈的咳嗽起来,王杰希瞪大眼捂住自己的嘴,随即喷出的,是黑色的血液。
  黑魔法师的咒语。
  黑魔法师的诅咒。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走到了王杰希身后,王杰希感应到了他的存在,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抱着高英杰,温柔的抚摸着。
  “王杰希,你后悔吗?”
  “若是为了救他,我不后悔。”
  “联盟的军队已经感应到了黑魔法的存在,正在赶来,你要跑吗?”
  “不,我会看着他,代替我坐在微草的王座上。”
  “啧啧,没看出来啊大眼儿,这么痴情。行行行,那别怪哥没提醒你。不过审判的时候我还能给你向老冯求求情。”那人收起了那个奇形怪状的伞支在地上“完咯,联盟失去了你这么个大人物,冯主席的心脏病肯定得犯了。”
  王杰希没有理身后那个人的嘴贫,而是托着高英杰的腿和肩膀把他抱起,转过身看着那个人。
  “叶修,带他出去找张新杰治疗。张新杰的属性是光,能够驱散我残留的黑暗属性。然后……”
  “你搁这儿等着联盟派人抓你?”
  “那叫逮捕。”
  叶修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一个人,马上就要被逮捕了,还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叶修叹了口气,接过高英杰把他抗在肩膀上,撑着那把千机伞转过身。
  “你的光明属性转变成黑暗属性估计也不好受吧,小心身体,我先带这个小鬼撤了。”
  叶修撑着的伞变成了螺旋桨的模样,头也不回的飞走了。王杰希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了看四周被自己夺取了生命力的景象,擦了擦嘴角的黑血。
  “为了他,做什么都在所不辞。”
 
  这并不关乎他微草殿殿主的身份。
  而是作为王杰希。
  作为高英杰的恋人。
 
  此刻的高英杰正从后面抱着王杰希坐在床上,亲昵的蹭着,恨不得将王杰希融入他的骨血之中。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是自己的。这个人,为了自己能够不惜一切做出疯狂的事情来。这个人,叫做王杰希,是高英杰的恋人。
  “别蹭了……跟小狗似的。”王杰希脸色泛着红,对于这边亲昵的动作有些害羞和不适应。
  “杰希……”高英杰却没有丝毫放手的打算,反而亲吻上王杰希光滑的肩膀、脖颈,轻柔的,印上自己的味道。
  “今天这是怎么了?”王杰希被他吻得发痒 身体都微微地颤抖着。
  “明天我就要出发去南边了,那边的魔兽的混乱……恐怕要去很久很久。”
  “害怕吗?还是紧张。”王杰希伸手抚摸着高英杰的头,做过了很多次的动作,却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不,一想到要好久才能见到你……”高英杰抱着王杰希,低着头闷闷的说,顺便又亲了亲他的后背。
  王杰希笑了笑,转过头亲吻上高英杰的脸颊。
 
  “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凯旋。”
 
  高英杰离开微草带着军队出发向南,王杰希的狭小的房间一下了安静下来。每天只能拿着书翻看,饿了渴了的时候有人送来吃的,却没有那个人上来陪他抱着他说说话。
  王杰希叹了口气,自己怎么跟兔子似的,耐不住寂寞呢。
  或许,王杰希带给高英杰了很多很多,但高英杰也带给了王杰希很多让王杰希难以舍去的东西。王杰希教会了高英杰如何使用高级的魔法,高英杰则教会了王杰希如何用全部去爱一个人。
  “糟糕啊……”王杰希坐在桌子旁,一想到高英杰,双手遮住脸叹气。
  他好像,已经离不开高英杰了。
  老牛吃了嫩草不说,还彻底沦陷了,王杰希啊王杰希……
  这么思考着,王杰希的肚子却是发出了咕噜一声,作为一个人类的正常生理反应。王杰希抬头看了看钟表,竟是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却没有人送饭进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就在这时,通气窗外传来的声音吸引了王杰希的注意。那是信鸽的声音,脚上挂着铃铛,是急件。而且那个熟悉的音色……是高英杰的信鸽!
  王杰希一下子站了起来,带动着脚上扣着的脚镣,发出沉重的声响。王杰希之前就被人打趣说会算命,不过他的确对于命运有些敏感,而此时此刻,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而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打开,送饭的人端着餐盘出现。
  也就在这时,屋子外传来的炮火的轰鸣,以及墙体的震动。
  “退后!”王杰希下意识的命令着那个队员,小队员哪见过这么紧急的袭击,吓得连连后退。
  王杰希也后退几步躲开墙体裂开的地方。
  哗啦……
  砖头瓦块的破碎让一面墙轰然倒塌,灰尘肆散,王杰希咳嗽了几声挥开面前的灰尘,结果那些灰尘像有了生命一样骤然落地。
  王杰希愣住了,这是结界被破坏,他的黑魔法不再被压制的象征。王杰希抬头看向倒塌的墙,那边正站着一个人。
  “叶修!?”疑惑和惊讶让王杰希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可那叶修偏偏没事人一样跟他打着招呼。
  “哟大眼,生活挺艰苦啊。抱歉啊抱歉,沐橙没控制好火力,本来一下就能炸破的。”一边说着他一边点了根烟叼在嘴上。
  “微草禁烟。”
  “……别那么死板,我这是有急事。”叶修举着千机伞走到王杰希面前,对着王杰希的脚
镣狠狠一捅,紧接着白光一现,那脚镣竟是自己开裂破碎“你那恋人小殿主在南方受难,被魔兽包围,听说还受了重伤,搞得微草城人心不安,这不让你去救他嘛。”
  “……你说什么!?英杰出事了?”王杰希心下一惊,果然他的预感没有错,而那信鸽,也恰恰是高英杰飞来的传信。
  王杰希转身就要往外跑,却被叶修抓着领子扯回来。
  “急什么急什么,没有装备急着去送死啊。”
  王杰希回过头,看到叶修手里拿着一根颇为豪华的法杖,还有一件深色魔道学者长袍。
  他抬头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那些东西,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愣着干什么,快去啊!东西是跟喻文州借的,他是术士又是暗属性,估计东西你也能用,到时候谢谢他就行别谢我哈。”
  “嗯,谢啦,叶修。”
 
  魔道学者飞翔在天空中,长袍飞起划成弧度,虽是白天却宛若看到星光。
  比起那狭小的房间,王杰希果然更喜欢在天空中飞翔。或者说,为了高英杰而起飞。
   毫无束缚的。
  飞向高英杰的方向。
  
  英杰,等我。
 
  王杰希做什么事情,只要为了你,都不会后悔。
  而他知道,你也一样。
 
——END
 
  最后意义不明,反正就是个开放结局你们自己想去吧。突发脑洞,特别想看老王被囚……诶不是,变成黑魔法师被监禁。
  高王大法好,微草两大宝_(:_」∠)_

评论(17)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