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心脏王】【肖王】《血星盛宴》晓之章

本篇肖王部分

心脏组吸血鬼&王杰希人类(第二部分)

【通知:我现在上不了lof意味着私信评论都看不到,本子预售有问题一律戳我QQ956834008】

——————————————————————

前情提要:身为人类的王杰希被吸血鬼带到密不透风的诡异宅子,除了正常的白天去上学,晚上便是跟这些吸血鬼待在一起。然而,本是普通的进食者与猎物的关系,却从喻文州开始,变了味道…

前文(咒之章)戳头/tag

——————————————————————

~晓之章~

  痛,屈辱,逃不出的束缚。

  王杰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夕阳一点点的变得愈加火红,却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没有此番经历的他,此刻大脑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喻文州在夕阳之时早已离开了学校,吸血鬼在刺眼的夕阳下回归诡异的宅子中,独自留下王杰希,坐在学校里却是一点也听不进去老师讲的内容。

  王杰希人生的这十几年,与他们吸血鬼相比,实在是微乎其微。王杰希甚至未曾想过关于爱情的问题,“恋爱”、“喜欢”这种字眼仿佛此生都要与他无关一般。就如同普通的高中生那样,奋战在学校中。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吸血鬼。

  手指紧握,搁在腿上几乎要把那一块布料攥破。夕阳已经被地平线渐渐吞噬,打在王杰希脸上,在空气中发酵成了鲜血的气味。

  王杰希看着那渐渐被吞没的红色出神,仿佛思绪也被他一同吞噬,用无尽的黑暗来取代白日的光芒。亦或是用浓郁的黑暗包裹住光,将它牢牢的,束缚在怀中。

  

  “杰希——!”

  唤着他名字的声音突然打断了王杰希的思绪,王杰希身子一惊,联动着身后的桌子都发出了声响,连带着他的身体都发出了不舒服的抵抗。

  王杰希一边攥着拳忍受着那剧烈的疼痛,一边费力的抬眼看向来人。黑色的短发一点也不像一名嗜血的吸血鬼,再配上那黑色边框的眼镜,让他更显得斯文了些。而此刻不知为何有些焦急的,让他脸上留下微微的汗水,喘着气。当他看到坐在教室里的王杰希时,顿时松了口气,一副放下心的表情。

  “肖时钦…?”

  “你这么久都不回来,我就有点担心,就来找你了。”肖时钦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伸手挠了挠头发,“我是不是管的有点多啊。不过你没事就好了。”

  王杰希对于他们,总是带着戒备的。吸血鬼在人类的眼中,总是残忍无情的怪物模样。但对于王杰希来说,肖时钦却有点不一样。倒不是说王杰希对于肖时钦没有隔阂,只是肖时钦比起另外的三名吸血鬼,再善良无害不过了。

  吸血鬼的恶行王杰希看在眼里,而肖时钦的一举一动王杰希也能注意到。比如说即使肖时钦再饿,若是王杰希身体不舒服,他也绝不会喝上一滴血。

  仅仅是一点点的微妙不同罢了,却导致王杰希并不如对待其他人那样,那么防备着肖时钦。

  “我没事。”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只得转过头去不去看肖时钦的脸。王杰希把书桌上的东西装进书包,一副要回去的样子。肖时钦见了便走进教室来,站在王杰希旁边。

  “那就回家吧。”肖时钦微微笑着,见王杰希收拾好了书包,二话不说的拿过书包背在自己右肩上。王杰希被肖时钦的这一动作搞得发愣,愣在不知所措。而肖时钦却是颇为自然的对着王杰希笑着,眉眼间都带上了一丝温柔。

  不一样极了。

  王杰希看着肖时钦的笑容出神,那笑容在脑海里跟喻文州相重合,却又骤然分开。不一样的笑,也是截然不同的人。若是说喻文州的笑容是蕴含波澜的大海,那么肖时钦的笑容便是平静无痕的湖泊。一眼便能够看穿他所有的感情,简单易懂的。

  王杰希看了看肖时钦,又看了看被他背着的书包,无奈的叹了口气。王杰希扶着桌子艰难的站起身来,却努力的隐藏着身体的不便,不让自己的任何破绽露出来。哪怕那是喻文州留给他的,刻骨铭心的痛楚。

  然而事实总是不会让他称心如意。身体的疼痛让王杰希腿下毫无力气,雪上加霜又绊在椅子腿上,导致整个身体前倾,缩都缩不回来。

  “小心!”肖时钦手疾眼快一把捞住王杰希,让王杰希扑进了他的怀里。

  没有意料中地板的坚硬,王杰希愣了愣,抬起头却见肖时钦那担心的神情。王杰希推开肖时钦搂着他的手,扶着一旁的桌子慢慢站起来。不知是不是夕阳的缘故,王杰希总觉得肖时钦的脸上被染上一份绯红。

  “谢谢。”王杰希艰难的站直了身子,握紧了拳,努力让自己无视身体的不适。但哪怕是再细微的一个动作,也没能逃过肖时钦的眼睛。

  “身体不舒服吗?”万分关心的语气,肖时钦伸手微微扶着王杰希的胳膊。肖时钦把王杰希上下打量着,似乎要找出究竟是哪里让王杰希感到不适。那几乎要把人穿透了的目光,让王杰希莫名的觉得背后发寒。

  “我没事。”

  “可你并不像没有事的样子。”

  肖时钦摇了摇头,转而却见王杰希的衣领因为方才的跌倒有些凌乱,甚至散了一颗扣子。肖时钦便伸出手,轻轻的理好了那凌乱的衣领。然而,这时他才发现,王杰希的锁骨那里,有好几处青紫泛红的痕迹,以及在动脉那里,还留着两个结了痂的血洞。肖时钦这才猛的醒悟,为什么喻文州并没有跟王杰希在一起,为什么王杰希身体不舒服,为什么王杰希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恐惧。

  似乎是意识到了肖时钦的视线,王杰希慌张的一把抓住衣服的领子,把扣子严严实实的扣上,遮住那惹人遐想的痕迹。王杰希紧紧咬着下唇,身子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什么变得颤抖。

  “杰希…”看到王杰希这样的反应,肖时钦一时也觉得手足无措。

  “请你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肖时钦与王杰希相处的时间里,他见过各种表情的王杰希。虽然大部分的时间,王杰希都是面无表情的任他们吸食鲜血,亦或者是不屈服的抵抗着的神情,极少的是他的笑容。而此刻的王杰希,好不掩饰的露出恐惧与慌张,这是肖时钦从来未见过的王杰希。

  

  肖时钦想要保护他,把他好好的抱在怀里。

  不许其他人触碰,不许被人伤害。

  带着自己的味道的。

  哪怕是锁在鸟笼之中也好。

  好好的保护着。

  

  眼眸中的血色一闪而过,最后,肖时钦仅仅是伸出手揽住了王杰希的腰。比起同龄人,王杰希实在是过于消瘦,哪怕是张新杰尽力研究出的药物,也无法增加王杰希的食欲。

  不过,这样的他,恰好是能够盈握于手心的。

  “我可没办法当做没有看见。”肖时钦一边背着书包,另一边揽着王杰希,小心翼翼的带着他往门边走“自己喜欢的人身上留下别人的印记,叫我怎么遗忘。”肖时钦温和轻柔的声音打在王杰希耳边,带着呼吸的撩拨,弄得王杰希痒痒的,愣是给耳根增加了一丝微红。

  王杰希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处于怎样的循环之中。“喜欢”这两个字,未免离他过于遥远。

  “好了,你可以当做我并没有看见。那么,回家吧?”肖时钦温柔的笑着,搂着王杰希的手也是细心的避过疼痛的部位,轻轻的搂着。

  平静的湖水,温柔的。王杰希站在湖水中心,哪怕是下沉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那里温暖的,轻柔的,让他想要永久沉睡。

  

  “不过,喻文州竟然剪了头发,真是吓我一跳。”似乎是想要活跃一下略微尴尬的气氛,突然扯开了话题。“叶修前辈起床之后看到一地的头发,那个尖叫声…实在是让人难忘啊。他还说以为喻文州脱毛了呢。”

  “前辈?”王杰希的关注点似乎并不在一地的头发上面,而是捕捉到了肖时钦对于叶修的称呼上。

  “啊,因为叶修前辈比我们三个都要年长,我跟喻文州还有张新杰差不多算是同龄,所以对叶修前辈就要尊敬一些啊。”

  肖时钦一边给王杰希做着解释,一边揽着他走。似乎话题就这么被肖时钦敲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四个吸血鬼的事情。王杰希也从肖时钦的话里了解到了不少那些吸血鬼的事情,比如他们也是分部落派别的,比如他们也有上下级关系。这些事情倒是让王杰希颇为好奇,也便与肖时钦聊了起来。

  “张新杰喜欢在他的实验室里搞研究,而且他的作息实在是太规律了,生活严谨,跟叶修前辈十分合不来。”肖时钦兴致勃勃的跟王杰希讲着“叶修前辈有好几次因为早餐晚餐迟到,被张新杰批评过。哦…别看他那样,发起狠来他可是连自己上级都骂的。”

  “搞什么研究?”似乎是对于他们的私人生活比较好奇,王杰希的眼睛都有些发亮,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身体上的不舒服。

  “这个啊,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些疗伤的药物什么的。最近似乎有给你准备补血的药什么的。还有,张新杰做的香水跟香料也特别赞呢,那些血族的小姑娘都特别好这口。”

  王杰希微微脑补了一下张新杰站在香水中间一脸严肃的的研究着,突然觉得十分好笑,竟然是不知觉得笑出了声音来。

  肖时钦偏过头,看着王杰希脸上浮现出的罕见的笑意,那笑容让夕阳打的暖暖的柔柔的,似乎有别样的魅力吸引着肖时钦。

  迷人极了。

  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颦一笑,都想要好好的保存起来。

  肖时钦伸出手,轻轻捏着王杰希的下颌,偏过头,对着那笑意未散的嘴唇轻轻吻上。仅仅是相互触碰的亲吻,不留下痕迹,却留下了他的味道。王杰希瞪大了眼睛,身子愣着,一时之间竟是没什么反抗的意思。也许是时光恰好,气氛恰好,王杰希竟是就这样沉溺在吸血鬼的蛊惑之中。

  肖时钦笑着,搂紧了王杰希的腰,加深这个轻柔的亲吻。轻轻舔着那偏薄的唇瓣,引诱他张开嘴,让肖时钦更加直接的接触到王杰希。

  湿润的,温柔的。让王杰希几乎窒息在这温柔的湖泊之中。

  许久过后,肖时钦才松开了呼吸不匀称的王杰希。王杰希脸颊染上了红色,双眸之中都是肖时钦未见过的诱人光芒,似乎是没能缓过神来的喘息,宛如猫爪挠在肖时钦心口的声音。

  “吸血鬼的蛊惑。”肖时钦拇指抚摸上王杰希泛着水光的唇瓣,轻轻拨开,来回抚摸着“就算是杰希,也抵抗不了呢。”

  他们的亲吻带着巨毒,勾引着无知的人类坠入深渊。

如果你追我让你追到我我就让你看外链

  黑暗,疼痛,禁忌的荆棘。

  而我,无所畏惧。

  

  王杰希是在翻身的时候感受到身体的疼痛而醒来的,好看的眉毛因为疼痛皱起,牙齿紧咬着几乎要咬碎那一口银牙。更要命的是,他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似乎是什么也没穿,而且还被人搂在怀里无法动弹!

  王杰希猛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睡梦中的肖时钦。闭着眼睡着 毫无防备的模样。

  而他似乎是感觉到怀里的人醒来,也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就是王杰希那大小不一的眸子。

  肖时钦微微笑着,嘴角弯成最完美的弧度。

  “早上好,杰希。”

  而王杰希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自己身上的吻痕新的盖着旧的,两个人一丝不挂,似乎都在证明这一件事情——他跟肖时钦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抗拒?不,王杰希现在浑身疼的无力,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更让他害怕的是,他现在居然一点也不想把眼前的人推开。

  “抱歉,昨天晚上我似乎有点用力了。”肖时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杰希你睡了一天。”以及,外面的那位吸血鬼也已经站在自己门口一天了,这句话肖时钦是没有说出来的。

  “你…”王杰希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觉自己的嗓音沙哑的可怕。

  “别怕。”肖时钦摸了摸王杰希的头,带着独属他的温柔“只不过是吸血鬼的亲吻带来的特别效果,我可没有做下药那么卑鄙的事情。而且,杰希不也很享受的嘛。”

  王杰希瞪大眼睛看着肖时钦,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只能忍着疼痛缓缓从床上爬起来,“现在几点?”让王杰希意外的是,除了疼痛,他并没有感受到别的不适,大概是肖时钦做了细心的清理吧。

  “晚上7点,要用晚餐吗?”肖时钦也坐起来,看着王杰希一件一件动作缓慢的穿着衣服,连忙迅速穿好衣服跳到王杰希面前,拿起衣服就要往他身上套。

  “当然…我自己来就好。”

  “不,你现在连行动都困难,我帮你吧。”肖时钦笑眯眯的样子,让王杰希束手无策也无法拒绝。

  衬衫的扣子被一点点扣上,期间肖时钦也借机吃了不少豆腐。扣上衣服之后,王杰希觉得自己脸颊又红了不少。肖时钦到是心情很好,扶着王杰希的腰帮助他站起,一步一步往餐厅挪去。

  打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门外吸血鬼的气息瞬间消失了。

  肖时钦看着走廊的深处,在王杰希看不见的时候,皱起眉来。方才,那气息分明属于喻文州。

  

  “张新杰在忙,我也不会做什么吃的,稍微露了一手,杰希你不要嫌弃啊。”肖时钦把蛋炒饭端到王杰希面前,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王杰希看着金黄黄的蛋炒饭,顿时有了食欲,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放到嘴里。

  “很好吃。”虽然比不上张新杰那大(吃)厨(货)的水平,但依旧很美味。

  “呼…那就好。”肖时钦松了一口气“白天跟杰希一起睡不小心起晚了,‘早’饭没吃到,杰希介意我跟你一起用餐吗。”

  王杰希愣了愣,摇了摇头“不介意。”

  肖时钦见王杰希同意,便转身打开餐厅的冰箱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红酒瓶——里面装的却是鲜血。另一手又从柜子里拿出高脚杯。左右手都占着,肖时钦只好用牙齿咬住红酒瓶的软木塞,一用力,便讲那木塞咬了下来。

  鲜血流入高脚杯,散发出诡异却又吸引人的气味,微甜。

  肖时钦把红酒瓶放回冰箱,端着那高脚杯回到座位,坐在王杰希的对面。王杰希看着那红酒瓶有些发呆,似乎是从未见过吸血鬼进食的景象。见王杰希有些好奇,肖时钦只好担任了解说旁白的工作。

  “现在吸血鬼的存在也有部分人类知道,那些人大多数的穷人,因为过于贫穷,便从我们这里寻找财源。所以,他们会自主献出新鲜健康的血液,我们也会给他们极高的报酬。”肖时钦轻呡一口那献血,沾染的嘴唇都泛起了红色,诡异至极“是一种十分卑微,且又可悲的事情。”

  王杰希有些发愣的听着他说,他自幼无人看管生长于教会的孤儿院,自是不知道这么些事情。就连他被吸血鬼带来这里住在这里,也是无人理会查询。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

  而王杰希作为年轻的高中生,又该如何去理解人类这些可悲的事情,为了生存而卑微,渺小的,无力的接受着命运。

  肖时钦喝完了那一杯鲜血,舔了舔嘴唇,撂下杯子,走到王杰希身边,拍了拍他的头。

  “杰希还小呢,而我们已经经历了几百个年头。所以没关系,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不需要去接触那么肮脏的世界。”肖时钦微微俯身,把王杰希拥入怀里,没能感觉到王杰希的挣扎,便是搂的更紧了些。

  “你只有我就好。”

  我可以成为你的一切。

  

  在喻文州更加踏进一步那一刻,似乎便有什么事情悄然改变。王杰希那本就不平凡搭生活变得更加支离破碎。喻文州消失在学校里,没有人记得,没有人在意。留下来的,仅仅是王杰希星星点点的记忆,是那般残忍的将自己剥离了王杰希生活的残忍。

  王杰希看着教室外渐渐暗下的天空,无奈的叹气。或许他应该习惯自己回家的路途,这么想着,他拎起书包向外走去。

  昨日肖时钦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与心口烙下的印记相似,都是那样刻骨铭心,让他一时之间无法忘记。

  到底发生了什么。

  思绪一点点的混乱,甚至打结。王杰希茫然着,因为喻文州,因为肖时钦。那么,是不是另外两位吸血鬼也是如此?王杰希不敢去想。

  

  “真是美妙的气味,人类,你的血一定很美味。”

  空旷的小巷,王杰希一人,却非一只生物。鲜血的气息,冰冷的温度,这一切都让王杰希冷汗直流。他从未见过其他的吸血鬼,尤其是,将他视为目标的。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僵硬了,想要后退,却不知能够跑到哪里去。没有救援,没有能够进行攻击的利器,面前便是死亡。

  但王杰希不想放弃,死于吸血鬼手下,他觉得无比卑微。于是,他只好使出全身的力气转过身子,踏出脚步准备逃跑。

  “跑不掉的哦。”

  与人类差距甚远的能力,那吸血鬼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便出现在王杰希身后。冰冷的指尖抵在王杰希脖颈上,让他几乎窒息。

  糟糕了,自己难道就要这样,死于吸血鬼手中吗。

  正当王杰希禁闭着眼睛,绝望的等待死亡的降临之时。与自己不同的血的气味却扑面而来,迸溅在自己身上。

  王杰希惊讶的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纷飞的血光,以及身后那吸血鬼倒下时丑陋的模样。最后,出现在茫茫血雾之后的,是昨日温柔的将他拥入怀中的肖时钦。

  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肖时钦。

  血红色的眼眸之中没有丝毫温柔,那是一种残忍而冷酷的颜色。嘴角的微笑在血花之后染上不应有的色彩,上扬着,却不能感受到笑意。他的手,那好看的手上,还握着那吸血鬼的心脏,因为那握力,爆碎在他手中。一切,都不是肖时钦本来的模样。

  “你没有资格夺走我的猎物。”

  带着笑意的声音回荡在小巷,回荡在王杰希耳中。王杰希看着肖时钦,双腿发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陌生。

  恐惧。

  “你…是谁…?”

  “杰希怎么了,我当然是肖时钦啊。”

  肖时钦上前,伸出手来想要抹去王杰希脸上的血迹,却将自己手上更多的血蹭在他的脸上。王杰希身体微微颤抖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人。

  不,肖时钦不应该是这样的。肖时钦应该是温柔笑着给他讲故事的人,是温柔的拥抱着他的人,是被叶修欺负之后无奈的笑着的人。而不是眼前这个,残忍冰冷的模样。

  “杰希,为什么怕我?”

  “为什么,颤抖着。”

  红色的瞳孔在王杰希的眼中散发着刺眼的光,灼得他要融化。

  

  “为什么,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我?”

  肖时钦的笑容,在王杰希脑海中,刻下了一道深深地烙印。

  

——晓之章(肖时钦的场合)END

——全文TBC

  

评论(1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