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心脏王】【喻王】《血星盛宴》序+咒之章

本篇喻王部分

心脏组吸血鬼&王杰希人类

有嘿嘿嘿的情节OTZ

恭喜我破纪录!!!!有史以来更新字数最多的一回!!!!!顺便标题那个星不是错别字!

————————————————————

  

~序曲~

  夜晚的黑暗,眼前几乎看不到什么带有生命气息的物体,仿佛茫然的站在世界的尽头。唯独有那人闪烁着红光的眼眸,还时刻提醒着自己——还活着。

  夜晚的黑暗不如鲜血浓郁,而这般浓郁却正在一点点的流逝。脖颈上被他的獠牙刺穿的地方已经麻木,冰冷的触感混着温热的鲜血。意识一点点的被抽离自己的身体,转过头去看,便见那人带着笑意的眼眸。

  “你不如…杀了我。”身为人类的自尊心促使自己不想死在这个吸血鬼手里,成为这种怪物的食物,生不如死。

  “杰希,我不会杀你的。”冰冷的手指抚摸上脸颊,暧昧的顺着脖颈流连到锁骨处,又上攀着抚摸上微微流着鲜血的两个孔“成为食物,或者,成为我的情人。”

  我们的。

  

  王杰希惊坐起来,很快的从噩梦之中抽离。他坐在床上大口的喘息着。脸颊上的一滴冷汗滴在他滚烫的手心里,蒸发消却。

  但是,噩梦并不只是梦而已。王杰希没有想到,他会梦起自己来这个城堡那天的事情。迷途之中的他,被狠狠折断羽翼,囚禁在着密不透风的城堡之中,无法逃离。

  “哟,醒了啊。”卧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穿着黑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仿佛就是从黑夜中走进来的人“已经早上了啊,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到了晚餐的时间了。”那人走到王杰希床边,从背后搂住王杰希微瘦的要,一手捏着他的下巴,凑过去接吻。烟草的气息让王杰希觉得有些呛鼻,却只能紧闭上眼睛,接受这个亲吻。

  “晚餐就吃这么好,小心发胖啊叶神。”另一个人微微勾起笑容,嘴上这么说着,却也是坐到了床沿,解开王杰希睡衣的两颗扣子,舔上那诱人的锁骨。

  “那你就出去出去,别耽误我啊。”叶修放开王杰希的唇,末了还舔了两下那微红的唇瓣。吸血鬼对于人类是有着莫名的蛊惑力的,因此此时的王杰希便是茫然的看着前方,做不出什么抵抗的动作来。叶修笑着看着王杰希脸色绯红的模样,满意的凑到他的脖颈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露出獠牙,对着那块雪白的皮肤刺去。

  喻文州倒也是不犹豫,露出獠牙也刺入了王杰希的皮肤。

  疼痛感早已麻木流逝,取而代之的是异样的舒适感与沉沦。王杰希又感觉到自己的双臂被人抬起,迎接他的同样是血液流逝。肖时钦和张新杰比起叶修喻文州,可是注意得分寸,但并不能掩盖吸血的事实。

  “疼吗。”王杰希听到肖时钦这样问道,微微摇了摇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罪恶的事情,习惯了这四个人同时亲密的接触。

  “早餐已经做好了,吃完就可以去学校了。”张新杰是第一个恋恋不舍离开王杰希身边的,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已经到了他入睡的时间。

  这样仿佛就是,最普通的情侣之间的亲昵。

  然而,笼罩着他的夜晚,永不会这般温柔。

  

  

~咒之章~

  王杰希坐在餐桌之前,看着桌子上五花八门的早餐,却是没有一丝的胃口。鼻尖前似乎还萦绕着自己的鲜血的气味,刺激着自己的感官。他仅仅吃了半个荷包蛋和半碗米饭,便放下了筷子。不得不说荷包蛋做的非常好吃,醋跟盐的量都十分恰到好处,对于无法品尝正常食物的吸血鬼来说,做成这样确实难得。

  但王杰希无法吃下早餐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那位到了白天明明应该去睡了的吸血鬼,从他开始吃饭的时候,就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他。

  喻文州嘴角挂着微微的笑容,眸子里还带着笑意以及王杰希看不懂的微妙情绪。一手拖着脸颊,就那么看着王杰希。

  “不去睡觉,看着我做什么。”王杰希被喻文州的视线搞得浑身发毛,撂下筷子看向他的笑脸。

  “不让看吗?”喻文州露出微微有些无辜发表情,歪了歪头。一头银色诡异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反射出一道微光。王杰希对于喻文州的长发很是好奇,虽说有些故事里的吸血鬼的确是银色的头发,但是叶修张新杰肖时钦都是黑发,不知为何喻文州却是银色的长发。虽然好奇,但王杰希从来没有问过他。

  对于喻文州,他是带着些许畏惧在里面的。起初,便是这喻文州拐了王杰希来到他们四个人居住的地方,也是喻文州第一个,将獠牙刺入王杰希的脖颈。血族的猎物都会沾染上血族的味道,也便是说,王杰希的已经被喻文州标记上了不可褪去的极好。似乎是向他人宣告,王杰希就是他的猎物一般,释放着别样的占有欲。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不再说话,只是起身向卧室的方向走去了。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碗里剩的饭,无奈的起身跟上王杰希随着他进了卧室。

  “你吃的好少。你不吃多点,我怎么吃你呀。”喻文州关上了门,看着王杰希脱下睡衣,缓缓的穿上学校的西装制服。似乎是已经让他看习惯了,此刻给喻文州看自己的身体,王杰希竟是没有一丝的羞耻感觉。

  王杰希穿好衣服后,也没有给喻文州一句话做回复。王杰希似乎是很清楚,自己来到这个地方,是因为什么。

  自己不过是给这些怪物提供了一个优秀的储备粮。

  王杰希拎起书包,都没有再看喻文州一眼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摔上门把喻文州独自一人留在卧室里。独自留下喻文州的那个危险的笑意。深红色的眸子在黑暗的房间中发出了让人战栗的光芒。

  

  离开了那个黑暗诡异的宅子,王杰希仿佛就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去往学校过正常的生活。当然,王杰希并不是没有想过逃离,但每一次的逃离,都以被抓住作为失败而告终。血族敏锐的嗅觉,让他们能轻易的嗅出王杰希那美味的鲜血的味道。

  “Hello前辈,早上好啊。”

  王杰希的思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他转过头看去,跟他打招呼的正是与他同一个社团的后辈江波涛。

  “早。”

  “前辈你的脸色不大好呢,是没有休息好吗。”江波涛看着王杰希眼角的淤青与疲惫的目光,不禁担心的问到。

  “没关系。”王杰希摇了摇头,伸出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大概是早上那四个人的进食没有节制,此刻王杰希只感受到贫血的晕眩与无力,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一般,却在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江波涛见王杰希这样说,也不能再问下去,只能安静的走在王杰希的身边。却是在王杰希注意不到的时候,皱起眉来。

  

  学校里的氛围从来都是单纯而明亮的,王杰希也觉得,只要站在学校里就能够躲过一切。这里有光亮,也有活着的人。

  王杰希这样想着,走在学校走廊里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

  走廊里都是学生,或许没有人注意到王杰希,更没有人会知道,王杰希曾经与血族接触过。他们往来匆匆,丝毫没有注意到王杰希的经过。哪怕是,王杰希感觉到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眼前只剩下一片白光,身体前倾着缓缓倒下——

  “杰希。”

  没有预料之中摔在地上的疼痛,与之相反的,却是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中。王杰希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眼,却在看到抱住他的人的那一刻,瞪大了双眼,如同被追捕的猎物被逼迫至墙角那般发出了一丝丝颤抖。

  眼前这个人,分明就是本应该在那黑暗的宅子里不见天日的血族,可怕而丑陋的怪物——至少王杰希是这么想的。

  “喻文州…”王杰希的声线带上了一丝颤抖,他想要挣脱喻文州的怀抱,而实际上,喻文州也让他做到了。

  王杰希身体不稳的摇晃了两下,最终扶住墙壁才得以站稳。他难以置信的看向喻文州,看着他露出满足而充满着阴谋的笑容。本应该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血族此刻却暴露在阳光之下,本应该是银色的长发此刻却剪成短发变成了黑色,更加糟糕的,他此刻竟是穿着学校的制服,正大光明的站在这里。完美的笑容配上血族优秀的外表,让王杰希觉得危险至极。

  “我猜猜,杰希一定是在疑惑我为什么站在这里。”喻文州眯着眼睛,朝着王杰希的方向向前一步,搂住他的腰,以便于能够站稳“很简单,我只不过对老师们施了些法术,篡改了他们的记忆罢了。”

  被喻文州触摸的地方发热滚烫,似乎会被他那冰冷的手烧着一般。王杰希按住喻文州的肩膀把他推离了自己,抗拒着他的接近。

“噗,杰希不必这么怕我。日光之下对我造成不了伤害,却能限制我的能力。对于我来说的深夜,进食可是会发胖的。”喻文州露出了一个似乎是很困扰的表情,眉眼都搭了下来,却没有让王杰希感受到一丝纯良无害。

  “为什么…!”王杰希看着喻文州,那双不对称的眸子里,闪烁着一致的凶光与敌意。

  听到王杰希的怒吼,喻文州眯起眼来,微微勾起嘴角。一直都是温和笑着的眸子里,泛起了波澜壮阔的波浪,蕴含着无法探知的危险。

  “我不过是,想离杰希,更近一点。”

  

  王杰希一如往常的坐在教室里,如果忽略他斜后方坐着的喻文州的话,一切都是一如往常的模样。王杰希悄悄的转过头去看喻文州,却发现他正摸着发尾皱着眉。王杰希这才发现,似乎是因为那头发出自喻文州本人之手,显得有些参差不齐,说难听点,跟被狗啃了似的。这么一想,王杰希便有些想笑。在人面前一向完美的喻文州也会有这般样子,是他从来没想过的。

  注意到了王杰希的目光,喻文州便抬起头笑着看过来。吓得王杰希立刻转过头,不再去看他。却又因为小动作被发现,而微红了耳尖。

  或许他可以在晚上回家的时候帮他剪剪那被狗啃了的头发。这样想着,王杰希却也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当王杰希再一次好奇的转过头的时候,喻文州已经趴在桌面上睡着了。王杰希无奈的看着他,或许是他高估了白天行动的血族吧。

喻文州就那么没有防备的趴在桌面上,闭着眼睛,眉眼舒展开来。王杰希居然觉得,这样的喻文州该死的好看,也莫名的无害。

  王杰希转过头来,看着黑板上繁杂的公式发着呆。脑海里只剩下喻文州闭着眼睛睡着的模样,挥之不去。或许他并不够了解喻文州,他能够看到的仅仅是喻文州作为血族的残忍与可怕,而忽略了其他的什么东西。也许,不只是喻文州,其余的三个人,他也不能够完全了解。

  然而他们却把王杰希抓的死死的,这正是可怕之处。

  喻文州就这么一睡睡到了放学,就跟血族的作息时间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睡觉的地方。但王杰希也没用胆子大到对睡着的喻文州做些什么,因为他知道,哪怕在睡眠之中,血族也是可怕的。

  喻文州醒来之时,夕阳已火红的发烫。他揉揉眼睛,便看到了坐在自己面前的王杰希。似乎是有些惊讶王杰希的存在,喻文州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即露出微笑来。也许是王杰希的错觉,那个微笑,竟然是那样的温柔。

  “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社团没什么事,就等了你一会,一起回去。”

  听到王杰希的话,喻文州更是惊讶,与之相随,他的笑容也是更加灿烂了。喻文州从来没有得到过王杰希这样的回应,对于喻文州,王杰希从来都是冷淡而惧怕的。所以,王杰希此刻的话语简直就是珍贵无比的,喻文州也跟得到宝物的小孩子一般,温柔的笑着。

  看着喻文州这样的表情,王杰希也是愣在了原地。“一起”这个字眼或许过于暧昧,但似乎并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喻文州这样的反应,还是让他觉得惊异,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不是活了好几个世纪的吸血鬼。

  “我的荣幸。”喻文州的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让人沉醉,不同于鲜血的血红,那是一种温暖而温柔的红色。喻文州轻轻牵起王杰希的手,在上面落下一个轻柔的亲吻“杰希能够这样对待我,我很开心。”

  幸亏教室里已经没了别人,王杰希红了耳朵这样想到。

  “快点回去吧,我得给你修剪一下你那被狗啃了一样的头发。”

  “杰希你居然说我是狗,我真伤心…”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棚顶的吊灯照的他的黑发亮亮的,脖子上围着白色的床单,用来临时阻挡掉下来的碎发。

  王杰希一起回来的时候,被叶修看到,叶修对于两个人一起回来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就对喻文州的新发型给予了大声的嘲笑跟嘲讽,笑的叶修捂着肚子站不起来。喻文州脸一黑,拿出剪刀差点给叶修的刘海剪下去一块,叶修这才闭嘴。

  王杰希手上银色的剪刀熟练的飞舞在手心,一缕一缕黑色的发丝掉落在床单上。那参差不齐的头发也终于变得像个样子了。

  “怎么把自己的头发剪成这样。”王杰希用木梳轻轻的梳着那头乌黑的短发,喻文州只觉得木梳的触感轻柔舒服极了“你不是最珍惜自己的头发了吗。”

  王杰希说的到是真,喻文州对自己那头银色的长发甚是爱护,无论是扎起来还是散着,每天都要花挺长时间搭理这头发。还被叶修吐槽说跟那些娇生惯养的血族妹子似的。喻文州无奈的抽了抽嘴角,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剪头发时不堪回首的往事。

  “人类哪里有一头银发的,我又不是老爷爷,这样多奇怪。为了向杰希靠拢,我就想剪了头发染黑。没想到…”喻文州握住王杰希空着的那只手,放到嘴边轻轻亲吻“的确是离杰希更近了。”

  王杰希一时之间有些无奈,却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萦绕着他。喻文州的獠牙此刻距离他的血管也不过几厘米,但喻文州却没有选择刺下去,而是最原始的,最轻柔的亲吻。冰冷的嘴唇甚至带上了一丝热度,温柔的。

  “真不像你。”

  “怎么会,对待杰希的事情,我都是如此。”

  似乎有什么东西,冲破了浓郁的鲜血,破壳而出。在一片黑暗之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却显得无比耀眼洁白。

  或许喻文州,仅仅是这样的人罢了。或许王杰希对于喻文州,一直都有着一些误会。血族的身份蒙蔽了他的眼睛,是他看到的仅仅是一片黑暗。

  似乎也不差,王杰希这样想着。

  

  既然如此,王杰希便享受起了跟喻文州一起的校园生活。喻文州在学校却很少是醒着的,有时候甚至逃课去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睡去了。大概是由于法术,并没有人注意到喻文州这坏学生一般的行为。

  喻文州也喜欢跟王杰希在一起,上学的时候并肩而行,晚上再一起回家。这样的行为让班里不少的女生尖叫激动,两个帅哥天天站在一起还形影不离,她们怎么能不激动呢。

当然,有时候王杰希回去参加社团活动,这时候就要委屈喻文州一个人回家了。毕竟喻文州也不想一个人在教室里呆着等到夜幕降临——那时候应该是他作为吸血鬼的活动时间。

  但今天,喻文州似乎是来了些兴趣,偏偏要在王杰希去社团的时候,尾随他去了社团所在地。吸血鬼年龄所致,喻文州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生活,此刻倒是十分兴致勃勃的接触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啊,前辈,晚上好呀。”

  尾随着王杰希的喻文州,率先发现了出现在王杰希面前的那个人。身高比起王杰希稍矮了些,带着微笑,一副无害的模样。哦,那个笑容对于喻文州来说熟悉极了,虽然不太相同,但他们那个肖时钦也一直都带着这样的笑容,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谁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呢。

  喻文州看着两个人进了社团活动室,索性靠在门边听了起来。此刻走廊里没有什么人,也方便了他听墙角——光明正大的。

  不过,喻文州在意的也并不全是王杰希的生活。更多的是那个江波涛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江波涛的身上有一股危险的味道,喻文州觉得这个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那是圣水的气味,血族对于这种东西,一向都是敏感的。

  莫非是血猎?不,哪怕是人类,也有可能携带圣水浸过的护身符亦或十字架。喻文州并不敢断言江波涛的身份。喻文州现在,生怕自己的一个举动,会毁了自己好不容易跟王杰希建立的那一点点感情。

  喻文州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去听屋子里的声音。似乎是在讨论文学方面的事情,印象中王杰希确实很喜欢那些书本什么的,宅子里的藏书的地方已经被他翻遍了。王杰希这个人,在这方面也的确是很有趣的。

  “对了,前辈,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屋子里的话题跟气氛突然变了样子,喻文州不禁绷起了神经。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带着敌意的视线穿透了墙壁。喻文州勾起嘴角,似乎是预料之内一般,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离喻文州前辈远一点。”

  转眼间,走廊上已是空无一人。

  

  想得到你,无论用什么方法。

  哪怕给你带上脚镣,把你束缚在充满黑暗的城堡。

  也不会让你远离。

  杰希,你应该永远在我身边。

  

  第二天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再跟已经准备好的喻文州一起出发去学校。就像是最普通不过的日常。

  昨天和江波涛的谈话,也终止在那一句“离喻文州前辈远一点。”王杰希怀疑江波涛已经发现了喻文州的身份,越想却是越想不明白,索性当自己忘了这件事。而王杰希却更多的注意到,今天的喻文州,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为什么,王杰希觉得,今天的喻文州格外危险。

  “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血族的脸色都是白的,怎么会脸色不好。”

  喻文州偏过头,露出一如既往温和的微笑。王杰希也便不再去想喻文州究竟是怎么了,反正这个人,他从来搞不懂。

  正在两个人走进学校没多久的时候,好巧不巧的遇见了江波涛。江波涛身边跟着的人王杰希也认识,正是全校女生打滚求嫁的男神周泽楷。江波涛看见王杰希,又看了看身边的喻文州,眯起眼睛微微笑了笑。

  “前辈早。”

  王杰希一时之间有些尴尬,也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偏偏在这个时候,喻文州扯住了王杰希的手。依旧是冰冷的触感,王杰希想着。

  “杰希,我英语作业还没写完,快点,要不我抄不完了。”

  “啊…抱歉,我先回班级了。”

  王杰希匆匆跟江波涛打了招呼,就跟着喻文州往教学楼里走。

  周泽楷疑惑的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有看了看江波涛“江,目标?”

  “是的,不过只是其中一个。”

  “那…人类?”

  江波涛眯起眼睛,抬脚跟周泽楷一起往二年级的教学楼走去。

  “他们的目标。”

  

  王杰希只感觉到喻文州捏着他的手用了十足的力气,似乎要把自己捏入他手中融为一体一样的力气。王杰希发疼的皱起了眉,他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而生气。

  “喻文州…疼。”

  喻文州却并没有回话,只是拉着王杰希往走廊的深处走,直到尽头没有人出现的偏僻角落的空教室。王杰希感觉到一股气流流过,那原本上着锁的教室门被嘭的打开。喻文州把王杰希扯进教室,按在桌子上亲吻,门又自己关上并落了锁。

  这时候,王杰希才清楚的意识到。啊,原来喻文州他,并不是人类啊。

如果你追我让你追到我我就让你看外链

——咒之章(喻文州的场合)END

——全文TBC

评论(27)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