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邱乔】海月水母

海月水母——爱情的象征。

成熟了的小乔,变化了的小乔,找回自己的小故事。(smg)

————————————————————

  巨大的玻璃缸里,装着成群的水母,在透明的水中上下漂浮,亦或随着微微水波左右游动。成千上万的水母,虽然游得缓慢,但他们数量庞大,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壮观。

  水族馆内灯光昏暗,彩色的灯光仅仅打在水母们的身上,穿过他们透明的身体,强行留下艳丽的痕迹。水母们不再透明,不再是玲珑剔透的水晶一般,而是染上了艳丽的粉色、妖娆的蓝色亦或绮丽的橙色。或许,变成彩色的他们,更加漂亮,更加吸引人注意了。

  然而,当他们离开灯光,就变得黯然无光。

  黯然无光的透明。透明的美丽。

  “海月水母,是爱情的象征呢。”乔一帆脖子上挎着相机,举起来,为了保护这些脆弱的海底生物,特意关闭了闪光灯。照下一张来看,周围黑乎乎的一篇,只能看到被灯光照射的那几只艳丽的水母。

  “听说还有什么神话故事。”邱非走到乔一帆身边,凑过头去看他相机里的水母。仅看了一眼,就皱起眉不再去看了。

  “不过,这——么多水母,还真是壮观啊!比起那边孤零零的几只,这边热闹多了。”乔一帆无奈的笑了笑,把相机关机,抬起头来继续欣赏装满了水母的水族箱。这一个展厅,装的都是满满的水母,尤其是这一整面墙,全都是水母游荡。

  “毕竟海月水母数量多,刚刚我们看的,不都是名贵的品种?”

  “啊,那个触角长长的,还跟其他水母缠在一起那种?”

  乔一帆转过头看着邱非,咯咯的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方才巨大的水母缠绕在一起有趣的景象。邱非就这么看着他笑,淡淡的灯光搭在乔一帆脸上,照的他的脸颊一半发光,更是白皙了。邱非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对着乔一帆咔嚓就是一张。

  乔一帆一听快门声就愣住了,看着邱非不悦的鼓起脸来。邱非看他看得有趣,伸出手指戳了戳乔一帆的脸颊,软软的,又捏了捏,很好捏。

  “唔哇!邱非不要闹了!”

  “嘘——!”吓得邱非一下子捂住了乔一帆的嘴,左看看右看看没人发现他俩,就拉着乔一帆的手往暗处走去。旁边是好几根巨大的柱子一般的水族箱,里面也是很多水母,灯光很暗,所以没有人的到来,对于他们这样的情侣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地方“被发现了怎么办?明天的头条是兴欣队员跟嘉世队长一起约会?”

  “嘿嘿。”乔一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对邱非笑笑。

  方才急急忙忙来了这个暗暗的地方,两个人的手还这么牵着。此刻旁边也没了别人的干扰,邱非更是大胆的握住了乔一帆的手。邱非都手有些冰冷,不知是不是水族馆温度太低的缘故,但是却很舒服,乔一帆笑着回握住了。得到了人的回应,邱非有点发愣,却更加欣喜,伸出另一只手揽过人的腰,在乔一帆没有准备之际就把他揽入自己怀中。十分近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乔一帆看着邱非的面庞,因为昏暗的灯光有些朦胧,却并不妨碍他看清楚伴侣的模样。

  不知道是因为灯光恰好气氛恰好,亦或是被海月水母包围,邱非的眼中,只剩下乔一帆。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然而他也那样做了。

  轻轻的吻落在乔一帆唇上,乔一帆先是一愣,又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搂住邱非的脖子。邱非稍稍动了身体,遮挡住身后的人群 这样就算有人发现也不会知道他们是谁。出自邱非别样的体贴。

  唇瓣含着唇瓣,没有深入的探索,紧紧是停留在唇上。温柔的,饱含深情的。

  虽不像小说中那样,邱非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薄荷味柠檬味肥皂味,乔一帆能够感受到的,仅有邱非的吐息。并非包含什么,仅仅是像水母一样,落在乔一帆鼻尖上。

  身边的水母,在绮丽的灯光下,浮动游荡。

 

  那时候乔一帆总会想,他跟邱非,会不会就像这海月水母一样,慢悠悠的,悠闲的,上下浮动。

  慢悠悠的,这么过去一辈子。

 

  乔一帆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海月水母笑出了声来。

  “队长,怎么了。”饱受瞩目的兴欣新人似乎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好奇的探过头来问乔一帆。

  “没什么,好好准备,马上要上场了。”乔一帆收起手机,站起来,拍了拍那新人的肩膀,向门口走去。那新人,看着乔一帆的目光,是满满的尊敬。

  赛场上的大屏幕上出现的,是兴欣跟嘉世的队徽。这场决赛,将在兴欣与嘉世之间,选出冠军。而嘉世与兴欣的渊源,粉丝们大多是知道的。叶修,亦或说叶秋,曾经的嘉世队长,也是创建兴欣的队长。而现在的嘉世与兴欣的队长,也可以说是叶修一手带出来的新人——邱非和乔一帆。

  “乔队,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邱队。”

  规规矩矩的握手,规规矩矩的微笑。不夹带一丝一毫的私人感情,所有的观众都认为,他们仅仅是对手关系罢了。

  不,应该说,他们也只是对手关系罢了。

 

  海月水母在水母潮中翻滚浮动,再也找不到最初的位置。软软的身子随着海浪,无力的,软弱的。这时候他们总会羡慕那些大个的、长着长长触手的水母,他们的触手可以缠绕在一起,或许那样也可以永不分开呢。

  可他们,偏偏是最平凡,最无力的海月水母。

 

  一寸灰的身影翻滚在滚滚硝烟之中,翻过碎石山谷,战斗格式却紧追不舍的跟上来。两个不一样的身影在屏幕中纠缠,最终是谁的队友赶到又救下了谁。

  一寸灰倒下的那一瞬间,兴欣的加油呐喊声,骤然停止。

  乔一帆坐在选手席上,看着屏幕中倒下的一寸灰,微微发愣,随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旁的新人选手已经落下泪来,乔一帆拍了拍那名新人的肩膀。

  “队长,对不起…我不该…不该失误…”

  “一次失误算不了什么,重要的是,下一次,避免这样的失误。”

  乔一帆的微笑和鼓励,打动着在场的每一位兴欣队员。但这般的打动,并不包括乔一帆自己。队长的责任,带着队伍的责任,是属于乔一帆的。乔一帆双手紧握成拳,转身看向嘉世的队伍。嘉世的队员以中心围成一团,他们笑着,欢呼着,为他们的胜利喝彩。

  而他们的队长邱非,那个不苟言笑的邱非,此刻也是露出这个年纪该有的灿烂的笑容。

  乔一帆看着邱非的模样,愣在原地。

  “队长,该走了。”

  “啊。”

  听到身边队员的提示,乔一帆才拔了账号卡往外走。他收起来了那不甘的表情,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走向场地中央,与嘉世的队员握手。

  “邱队,恭喜。”

  “谢谢乔队,你带领的兴欣也很厉害。”

  “呵呵,下一次,赛场上再见,我不会输。”

  乔一帆与邱非双手相握,四目相对。乔一帆并没有在邱非眼中看到那些多余的感情,没有那些,五年前,他们还在一起那会的温情。

  最初和邱非分手的时候,乔一帆能够看出来,那时候邱非毫无感情的眸子,纯是伪装。提出分手的是乔一帆,变了的,也是乔一帆。乔一帆觉得邱非放不下,但也不得不放下。而此刻,乔一帆几乎分不清,邱非眼中的感情究竟是怎样。毕竟,他们已经分手了五年。

  乔一帆从苏沐橙手中接手的兴欣队长的位置那一瞬间,他几乎能够感受到背后压着的沉重的负担。最开始他会想,邱非也是这样过来的,没什么,他要更加努力才行。而渐渐的,过大的压力压着乔一帆,无数次缩进被窝独自抽泣,独自舔舐伤口。

  乔一帆变了。

  就像是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变化了一样,乔一帆的性格也随之变化。

  刚出道那会倍受欺负的、软弱的、随和的乔一帆已经消失不见,取代旧的他的,是“兴欣队长乔一帆”。

  对于这样的乔一帆来说,兴欣,重于一切。

 

  海月水母沉默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强中。他抬头看着水母群,水母群中有他曾经的伴侣,曾经的伴侣被伙伴包围着,他们喝彩着。海月水母转身,朝着另一群水母游去,那是,属于他自己的群落。

 

  乔一帆坐在记者招待会桌子的中央,左边坐着副队长,右边则是本赛季出道的备受瞩目的有能力的新人。乔一帆依旧带着他柔和的微笑,无论是粉丝还是记着们都对乔一帆的微笑抱有好感,因为刚出道的时候,乔一帆就是随和且谦逊的少年,当了队长之后,乔一帆也依旧是这般温和待人,却把兴欣治理的服服帖帖。

  “这一次兴欣的失败,不代表未来兴欣的失败。我们兴欣有着有才华的新人,想必这个赛季大家已经有目共睹了。这次的失败,尤其是团队赛的失败,我想还是我的战术方面存在着问题。邱非队长的战略战术针对着我们兴欣,十分优秀的战术。我觉得我的队友的能力,并不在他们之下,也就是说,我没有合理的对策对待邱队的战术,是我的失误。”

  “那么作为兴欣的新人,海无量的继承者,请问你对自己的失误有什么看法吗!”记者抓住空档,立刻朝着新人发问。而那新人正处于失落当中,性格有些腼腆的新人,此刻便低着头没法回答。

  “他做的很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兴欣的各位都很看好他。从他身上,我能够看到刚到兴欣时的自己。所以我们都相信,他会成长的。”

  新人愣愣的看着发言的乔一帆,咬咬牙,抓住麦克站了起来。

  “下次!我会赢!”

  乔一帆看着站起来的新人微笑着,不出言语,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鼓励。紧接着转回头来,又简单说了几句,就带着兴欣的人下了台。紧接着,就是众人的掌声,欢呼着,把冠军嘉世的众人送上了台。

  乔一帆在漆黑的通道上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邱非带着自信的微笑,那样的光芒,是乔一帆这般微弱的光芒,无法相比的。

  因此,乔一帆才想着努力努力更努力。超越着自己,不断的,把兴欣的担子放到自己身上。他们说乔一帆几乎成了第二个王杰希,乔一帆却只是摇摇头,说自己还比不上王杰希前辈。

  这就是兴欣队长,乔一帆。

 

  当海月水母变得不再透明,被艳丽的灯光照射,亦或被黑暗笼罩,那他,还是当初的海月水母吗。

 

  “乔队。”

 

  乔一帆站在体育馆门口,看着堵在门口的青年,比起五年前,他长高了,变成熟了,也变得更加耀眼了。乔一帆在休息室多呆了一会思考,所以,他并不知道邱非站在这里等了多久。

  “不,我更希望你允许我叫你,一帆。”

  “邱队,在这里做什么,不回去庆祝胜利吗。”乔一帆似乎是没听到邱非的声音一样,露出一如既往的温和的微笑,看着邱非不满的皱眉,表情却没有丝毫改变。

  “一帆…”

  乔一帆看着邱非朝自己迈出一步,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心底却是莫名的恐惧。一个声音叫嚣着别过来,另一个声音却吵着快点抱住我。

  “一帆,回来吧。”

  乔一帆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像是微草那会,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我已经,回不去了。”

  “并不是希望你和从前一样。兴欣的队长,乔队,这样的你,也是你啊。”邱非站在乔一帆面前,一把扯住乔一帆的手,就像五年前,他拉着乔一帆穿梭在水母的世界中一样,邱非的手也依旧冰凉。

  乔一帆感受到邱非冰冷的手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传递到他手心,邱非剧烈的心跳。犹如两人初恋那般,强烈的震动着,震撼着两个人。

 

  海月水母被巨大的海浪搅到一起,翻滚着。不知是哪两个倒霉家伙撞到了一起,也不知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他们自主的相遇。

  他们再一次,靠在了一起。

 

  “乔一帆,回来我身边。”

 

  海月水母,还依旧是那个海月水母。

  乔一帆,是邱非身边的乔一帆,仅此而已。

 

——END


评论(19)

热度(95)

  1. Hasmter叶以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