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Family(一)》王乔/张安

王乔/张安

四个爸爸带孩子,前期可能会有点逗比…

大概是中长篇这样


(一)

  王杰希此时此刻正在微草宿舍,他的房间里。而他,正坐在床上,抱着一个孩子。

  对,你没听错,抱着一个孩子。

  浅棕色的短发,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穿着背带裤和白衬衫,领口还系着黑色缎带。十分乖巧的看着王杰希那不一样大的两只眼睛。

  为什么王杰希的房间里会出现小学生模样的孩子?

  追溯到一个小时以前。


  一个小时前


  王杰希按照每日设定的脑子醒来,没有完全清醒,导致他的眼睛大小差距更大了一些。迷迷糊糊的洗涑之后也便清醒了很多,于是他和往常一样打算去微草食堂。

  就在这时,他听见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朝他过来。

  “爸…?”

  王杰希扭过头,看见了,这个…疑似是他的儿子的孩子


  好的回到现在,王杰希和那个小男孩大眼瞪小眼的坐在床上。男孩似乎被王杰希瞪的有些害怕,抖了抖肩膀往后退了退。

  王杰希这才反应到他吓到孩子了,连忙温和的揉揉孩子的头。

  “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王思乔…”男孩的声音喏喏的,也有些胆小的说着。

  “那么,为什么叫我爸?”

  王思乔想了想,歪了歪头,小手伸出来指了指王杰希的眼睛“眼睛,不一样大…”

  王杰希有点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假如他是他的孩子,那么就是穿越时间?似乎有点像科幻小说…

  “那么你妈妈是谁?”

  “我…我没有妈妈…爸你不知道吗?”

  王杰希忍住了吐槽他又不是未来的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老婆是谁的这个想法之后,有点惊讶的看着王思乔。

  “我没有妈妈,但是我有爸爸呀。爸你说过,爸爸就是妈妈。”

  于是王杰希终于注意到微妙的称呼。“那么,你爸爸是谁。”


  “爸爸当然是乔一帆咯!”

  王杰希,卒。


  王杰希理了理思绪,也跟王思乔讲清楚,现在他还年轻,王思乔是从未来来的这些种种。好在王思乔小朋友理解能力非常强,很容易的就解释清楚了。

  这次换王杰希陷入了沉思。

  按照王思乔的说法,他的『爸爸』是乔一帆而『爸』是他王杰希。而且王思乔毫无忌讳的就告诉了王杰希他是被两个人从孤儿院领养的孩子。

  那么问题出现了

  王杰希跟乔一帆,一年前已经分手了。


  一年前,一年前的乔一帆还是微草战队不起眼的一名饮水机队员。王杰希和乔一帆所谓的交往也随着合约的期限而到了尽头。

  先告白的是乔一帆,而提出分手的也是乔一帆。

  不算恋爱的交往,也只能以这种可笑的方式结尾。

  那么,把过去的回忆放到一边,这个王思乔又是怎么来的。

  王杰希突然有些害怕看到现实。


  “呃,思乔…?”王杰希打断了王思乔好奇的左看右看的目光。

  “嗯,什么事,爸?”

  “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这似乎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王思乔的大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几圈,食指点着嘴唇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放学回家的时候,我跟张静安说起了爸爸的话题,然后就很好奇爸爸和爸以前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唔,然后叶叔叔就出现啦。”

  “叶…不会是…”不会是他知道的那个姓叶的吧。

  “嗯!叶修叔叔说他有办法!”

 

+


  同时,霸图宿舍…

  张新杰一如既往的按时起床,按时洗涑,按时出门,按时把战队的人都叫起床,甚至回到房间的时间都一模一样。

  正在张新杰准备一如既往按时进行其他事情的时候,他的计划却被打破了。

  张·强迫症·新杰,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了一名…女孩子。


  小姑娘也就是上小学的样子,乌黑的长发被整齐的绑成一个马尾,不偏不歪正中间,高度也是正中。穿着干干净净的蓝色和白色的连衣裙,非常老实的坐在张新杰的床上,双腿并没有因为悬空来回晃动。

  小姑娘面无表情,一脸认真的…看着墙上的钟表。

  张新杰进来似乎吵到了小姑娘,她抬头看了看眼前面色并不好的张新杰一眼。

  然后张了张小嘴,吐出两声清脆好听的声音。

  “父亲。”


  于是张新杰一直清醒的头脑瞬间混乱了,还没等他开口问,那个小姑娘已经开始说话了。


  “我叫张静安,是您的女儿,穿越时间来到这里。是被您领养来的,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好奇您这时候的样子。顺便我没有妈妈,我的爸爸是安文逸。”


  脏心杰,呸,张新杰握着手机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给自己打个120电话。


  “安文逸?安文逸不是兴欣的那个牧师?”

  “对,爸爸有提到过。”

 

  别说是安文逸了,张新杰在给自己的人生规划里到退役为止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摸过。

  那么这个安文逸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居然…居然…


  “父亲的呼吸停止了?是不是应该打120?”


  于是,张新杰一向流水作业的计划,被张静安打乱。

  而张静安却是在淡定的看了一眼表之后说“父亲,吃饭的时间到了。”

  张新杰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可喜可贺自己的孩子跟自己一样是强迫症(不)

  所以说跟基因无关,后期教育影响也很重要嘛不是。


  “听好,现在我还没有女…男朋友,所以你不能叫我父亲,一会别人问你你是谁,你就说你是我侄子,叫我叔叔”

  “好的,父…叔叔。”

  于是张新杰本着对方还是孩子,拉起来张静安的手,带着她去了霸图食堂。


——TBC

 


评论(9)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