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以臣

王受/乔受
常年失踪爬墙中偶尔诈尸

【叶蓝】《与君绝(下)》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系列。

果然好久不写文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BE还是HE,我可不知道[望天]

君绝

  飞机因为天气原因晚点了,而且还不是几分钟那么简单。蓝河坐在飞机里,听着广播里的通知,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不知道为什么,蓝河现在急切的想要到达那个人的面前。即使他知道,能够见到叶修,也无济于事,但是,还是想要见到他。

  蓝河,喜欢着叶修。

  不争的事实。

  飞机最终还是晚了很久,蓝河赶到会场时,只见君莫笑将一叶之秋击败,屏幕上『荣耀』二字是那样耀眼。

  正如叶修这个人一样耀眼。

  而远远的看来,叶修发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在那张微微虚胖的脸上也依旧吸引人。

  “恭喜…恭喜…叶神…”

  蓝河发自内心的为叶修感到开心,而同时,泪水也就那样弥漫而下。

  “诶…我怎么…”蓝河慌张的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却无论如何也擦不干净,连忙躲到阴影处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拼命的擦拭。

  没有人看见,当然,那个人也不会注意到。

  蓝河,最终也没能鼓起勇气去见叶修。

  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个人,他带着笑容,一如蓝河记忆中的模样。

  他,在台上。

  而蓝河,在台下。

  距离,却是天涯般的遥远。

  蓝河狼狈的离开了比赛场地,毕竟,他此刻的神情,在一群粉丝中实在是过于明显。而他,也无力再去看叶修的模样。

  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蓝河站在体育馆外,靠着墙壁,看着天空,眼神空洞而茫然。

  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而如今,自己又在做什么?

 

  “快看!兴欣!兴欣他们出来了!!!”

  “嗷嗷嗷叶修!叶修大大求签名!”

  “女神女神!”

  不远处传来粉丝们的尖叫声,原来是兴欣的人从里面出来被围堵了。

  “不好,这边跑!”不知是其中谁的一声令下,兴欣的队员开始分头逃散。

  蓝河看着这样的景象不禁笑出声来,带着泪痕的他看上去似乎有些可笑。笑着笑着,蓝河就没了力气,笑声变得有些奇怪,听上去,更像是…嘲笑。

  “诶?”

  突然间,蓝河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叼着烟,还闪现着火光,略微胖的身材,就这么站在蓝河面前。

  “哟,哥的粉丝都堵到这儿了吗,赶紧跑咯。”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开,听见人这么说,蓝河的心跳骤然变快。

  “叶神等等!”

  嘴比心快,蓝河恍然有些黄少附体的感觉却是一阵后悔。看着叶修停下的动作,更是后悔了。

  “嗯?这声音咋这么耳熟。”

  “叶神…”耳熟,蓝河惊讶的看着人“耳熟吗…”

  “是啊,啧啧,是不是跟哥组过团阿。”

  蓝河陷入一阵沉默。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地位,自作多情的,做了如此多余的事情。

  蓝河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表情,随即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抬头看向叶修的方向,勾起了一丝并不好看的笑容。

  蓝河开口,对着叶修说到。

  “大神你好,我叫许博远。”

  然后,蓝河便起身回了G市,没有什么留恋,仿佛对于叶修说过的那句话,也并不存在一样。

  “决定了吗?”春易老看着蓝河交给自己的蓝桥春雪账号卡,疑惑的问到。

  “嗯…虽然有自己的原因啦,不过父母那边的意思也是让我回去,这份工作也只能放下了…抱歉,大春。”

  “没事,再联系。”

  蓝河背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对着春易老笑了笑,随即想到了什么,又从抽屉里把那张绝色的卡拿出来。

  “这张卡,我可以买下吗…?”

  “拿走吧,我跟上面说,算我的。”

  “谢谢大春!那么,多谢指教了。”

  蓝河回到家,先后舍弃的,不知是『蓝河』『蓝桥春雪』两个名字而已,更多的,还是他的回忆罢。

  是他太绝情了吗,似乎,并不是的。

  登录了『绝色』的卡,来到兴欣公会,一如既往的受到欢迎。带着新人们下本抢b,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

 

  这样就好了。

  至少,让我活在,他没有我的记忆里。

  君莫笑,绝色。

  那不便是,君绝。

——END——

评论(2)

热度(26)